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霸道帝少請節制 > 第2299章:偷偷溜進慕以言的書房
  “額……”

  夏初初倒是不知道該怎么說。

  “走走走。”言安希說,“我們去找一家餐廳,坐下來吃飯,然后慢慢的談事情。”

  夏初初拒絕了:“談什么啊?我不去。”

  “去嘛去嘛。”

  “言安希。”夏初初喊著她的名字,“你為你兒子,還真的是鞍前馬后,盯著我們家夏天不放了?”

  “這是他們自己折騰出來的啊。我可是,誰都沒勉強。”

  “等等,你先等等。”夏初初說,“慕以言否認了,但是夏天之前,在李老師面前承認了,是吧?”

  “是啊。”

  夏初初一攤手:“你看,慕以言一個男生,都沒有一點擔當,一出事就否認。這樣的話,我們家夏天,都比他好。”

  “這里面肯定有隱情。”言安希回答,“所以我才說,我們去坐下來,慢慢談。”

  夏初初揮揮手:“不談不談。我還得回家,好好的問問夏天。”

  “我也要問我家慕以言啊。一起嘛,正好,大家都在,就把話給說開了。”言安希還在堅持,“你看,慕念安和厲昊希,都不在,撇開他們,我們才好談。”

  “不去不去。”

  夏初初說著,也學著夏天,快速的上了車。

  言安希嘆了一口氣。

  厲衍瑾說道:“與其,你在這里跟我們說,還不如回家,好好的問問慕以言,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也看出來,這件事,不對勁。

  要說慕以言和夏天沒什么吧,那是不可能的。

  人家拍照,肯定是看見兩個人有著超乎平常人的親密,所以才會特意拍下來。

  而老師也發現了,肯定是聽說的,或者,是有同學在背后,打小報告。

  正所謂……無風不起浪。

  要說慕以言和夏天有什么吧,其實也真的沒什么。

  這個年紀的少男少女,能有什么?

  兩個人說不定,都還只是在曖昧的階段。

  感情, 也還在萌芽。

  結果,老師一請家長,這么一折騰,那萌芽,就這么的被掐斷在了搖籃里。

  ………

  年華別墅。

  慕念安回家以后,看著清清冷冷的客廳,一下子還都有點不習慣。

  她一個人回來了。

  “小姐。”管家說道,“您要吃點什么水果嗎?剛剛送來了新鮮的車厘子,還有榴蓮。”

  “不用了,我先回自己的房間。”

  “好的。”

  “對了。”慕念安說,“如果哥哥他們回來了的話,就告訴我。”

  “好的小姐。”

  慕念安這才上樓了。

  她路過慕以言的房間的的時候……

  忽然,她的心里,涌上來一個并不太好的念頭。

  她要不要……進去,看看哥哥的房間?

  哥哥還沒回來,爸媽也是,現在,二樓不會有人上來。

  那些傭人打掃衛生,也都是上午。

  如果慕念安現在進去的話,不會被人發現。

  慕念安咬了咬唇。

  夏天說,哥哥是有了真心喜歡的人,所以要保護那個人,才把夏天推到面前,替那個女生,擋去一切。

  真的是這樣 嗎?

  可是,慕念安覺得,哥哥這樣的人,就好像今天的家里一樣,是清清冷冷的。

  平時,她也沒見著哥哥和哪個女生,接觸過多。

  難道,是他班級上的嗎?

  最終,慕念安還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慢慢的,往慕以言的房間里走去。

  她的手,放在門把上的時候,還在心里默念——

  “我這都是為了夏天,都是為了她,我不是自己有什么私心。”

  慕念安推門,走了進來。

  慕以言的房間,很是干凈,而且裝修的色調,都是以灰色調為主。

  一看就是男生住的房間。

  她不是第一次來,但,她是第一次這么沒有經過允許,就進來。

  慕念安走到了書桌旁邊。

  平時,慕以言就是坐在這里,寫功課。

  基本上,他一晚上都是坐在這里。

  慕念安在他的書桌上,翻找起來。

  她想,如果哥哥有喜歡的女生,應該就會收藏她的照片,然后保存起來。

  他閑來無事的時候,就隨便的看看。

  但是,慕念安翻了個遍,也沒有翻到。

  只有,書桌上,很是大大咧咧的,擺放著一個相框。

  這個相框里,放的不是別人的照片,正好就是慕以言和慕念安的。

  慕以言是哥哥,可以說,他是看著慕念安長大的。

  雖然慕以言平時里很是清冷,也不怎么愛說話,但是他對慕念安,還是很好的。

  男人的很多行動,都不放在嘴上,而是放在實際的事情里。

  慕念安伸手,拿起那個相框。

  這個相框里面放的照片,是在年華別墅的草坪里拍攝的。

  當時,家里在舉辦派對。

  而慕以言和慕念安,都盛裝打扮了一番,迎接客人。

  慕以言一身燕尾西服,慕念安穿著小裙子。

  然后在草坪里,在布置得很是美好華麗的背景上,兄妹倆,拍下了這張照片。

  往事,一幕幕的涌上慕念安的心頭。

  她有點唏噓。

  不知不覺中,時間已經過去這么久了。

  想到,她還是小孩子的時候,非常的粘慕以言,總是哥哥哥哥的叫,要跟他一起玩。

  后來長大了,懂事了一點,慕念安和他就慢慢的拉開了距離,沒有之前那么的親密了。

  畢竟男女有別,哪怕是兄妹。

  慕念安正想著,正在出神,突然,樓下傳來轎車的鳴笛聲。

  她心里一驚,手里的相框也沒拿穩,砰的一下就摔在了桌面上。

  慕念安伸長了脖子,偷偷的往窗戶下面看去。

  只見一輛車停在了別墅門口,而車上下來的人……

  正是爸媽,還有哥哥。

  他們回來了!

  慕念安越發的驚訝,手忙腳亂的,把相框擺好,匆匆忙忙的整理了一下被她翻亂的書柜,然后,慌張的走了出去。

  她得趕緊走。

  不然,被抓住的話……那她就完了,糟糕了,說不清楚了。

  樓下。

  慕以言下了車,低著頭,往別墅里面走去。

  言安希在他身后:“以言!以言!”

  他這才放緩了腳步,回頭看了一眼:“媽,有什么事?”

  “你別急著走,去樓上的書房里。”“去書房干什么?”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