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豪門盜情:她來自古代 > 第3750章,你不是
  “我不喜歡太甜的。”

  澤建直言不諱。

  但是他又想起今天在大頭家里,丈母娘親自告訴過他,元冰愛吃桂花糖藕。

  再看她現在喝的蔗糖拿鐵,說明她很喜歡吃甜的。

  于是不等元冰開口,澤建已經做出了讓步:“不過,你喜歡的話,我可以陪你吃一點。”

  元冰訝然地望著他:“額,你本身就很好,你不必為了我改變一些自身的喜好或者……”

  “不是改變,是磨合。”澤建溫聲道:“我曾經聽說,夫妻之間想要長久,各自按照自己的喜好來,肯定會有沖突的,所以關鍵時刻必須有人妥協讓步。”

  說到這里,澤建耳根忽然紅了紅,坐的有幾分乖巧地望著她:“只要你不離開我,只要不違法違規,我都可以在任何事情上,對你讓步。男人讓著女人,也是天經地義。”

  澤建是個當兵的,說話的時候中氣十足。

  他一開口,明明已經故意放低聲音了,可是周遭的人全都朝著他遞來不一樣的眼光。

  這眼光并不是鄙夷,而是驚訝與贊許。

  也有一撥人向元冰投去了羨慕的眼光。

  元冰越發覺得不自在,小聲道:“你別這么說,我們以后不一定能在一起,現在只是男女朋友。”

  她臉頰發燙。

  她也怕自己越陷越深,最后萬一感情上出了問題,那該怎么解決?

  這也算是她的初戀,雖然愛情并不是特別深,好在這個男人有種吸引她的魔力,讓她一點點、一點點地發現他的好,所以她覺得,相處久了,感情肯定會越來越深的。

  只是,聽著他總是說著這樣的話,她真的很害羞,不知如何面對。

  越是初戀,越是年紀大了,越是不敢掉以輕心。

  元冰覺得,一步一步來比較好。

  而澤建跟她的想法南轅北轍。

  他一直憋著,這會兒總算是憋不住了,有些孩子氣地望著她:“如果不會結婚,那我們現在坐在這里干什么?”

  “啊?”元冰抬頭望著他:“你……”

  她低下頭,趕緊又道:“我們不是、不是剛談戀愛嗎?”“可是談戀愛就是為了結婚啊,不然為什么要談戀愛?”澤建不明白了,盯緊了元冰的眼睛,認真望著她:“我的時間寶貴,你的時間也寶貴。不僅是你我,所有人的人生都

  非常短暫,都非常寶貴。

  既然如此,是不是更應該抓緊時間去珍惜、去經營,找一個人,然后認認真真去對待?

  如果談一段時間,換一個對象,談一段時間,再換一個對象,這種人不是沒有,我也聽過,但是我不喜歡。

  我相信你也不是這樣的女孩子。

  所以我們現在坐在這里,就是談戀愛,就是奔著結婚去的,那我們就應該多談談結婚有關的事情,否則就是耍流氓!”

  澤建一字一句認真說完,咖啡廳里,不知是誰,忽然帶頭喊出聲來:“好!”

  眾人齊齊鼓掌。

  店長笑著走過來:“這位先生,您剛才的言論我們非常欣賞,今天的兩杯咖啡,我們給您免單。”

  周遭人全都在鼓掌,拍手叫好。

  澤建臉頰微紅。

  而元冰也沒想到,這大傻子,直腸子,能直到這個地步。

  她想說什么,又覺得說什么都不好,唯有點頭:“嗯,你說的對。”

  澤建笑了:“那你也是想跟我結婚的,對吧?”

  元冰臉頰通紅,周圍人全都在起哄,有的人喊著——

  “大哥!你沒帶玫瑰花!這個錢不能省!”

  “人家穿的襯衣是DIOR的,皮鞋是愛馬仕的,人家不缺錢!”

  “大哥!求婚要鉆戒的,樓下就有商店,去買啊!”

  “姑娘,答應他吧!”

  “又有錢又帥又癡心,三觀絕對正,姑娘你還在想什么?”

  “大哥,你要不考慮考慮我姐姐?我姐姐今年26歲,年輕漂亮,單身啊!”

  眾人一直在起哄。

  元冰臉頰越來越燙,忽然起身,拉住了澤建的手就往外走:“你,你不是說四點半開會的?”

  澤建跟著她走,出了咖啡廳,他問:“你要回去了嗎?”

  “去軍區吧。”元冰臉紅,耳朵紅,脖子紅,不敢面對他,不敢讓她看,只說:“我忽然想去看看。”

  她不會告訴他,就在剛才,店里所有人都在起哄的時候,她真的差一點就要答應嫁給他了。

  元冰捂著心口,覺得心跳的厲害。

  小手忽然被人握住。

  她抬頭,澤建笑的跟小狐貍一樣得瑟,又透著大黑熊一樣的憨厚:“你臉紅了,紅的真好看。”

  元冰:“……”

  云里霧里被他拉到了車里。

  兩人朝著郊區的軍區進發。

  一路上,兩人也沒有閑著,一直在聊天。

  元冰忽然問:“對了,在認識我之前,你有沒有想過,你對你未來的妻子,有什么期盼,有什么要求?”

  澤建搖頭:“沒想過。”

  元冰:“你從沒想過?”

  “遇到你之后,我就開始想了。”澤建坦白地說著:“還是被我父母逼的,然后我就想著你,好像跟我想要的未來的妻子的樣子差不多。

  我是軍人,可能會很忙,但是大多數時間是寬裕的,因為我比駐扎在邊境的軍官待遇強了不知多少,基本上每天可以見到家屬。

  我需要的,就是一個不矯情,不任性,不無病呻吟,不胡攪蠻纏的姑娘。”

  澤建不喜歡這樣的姑娘。

  這讓他想到了家族里的凌心王妃,還有她的兒媳婦。

  祈親王府就因為一連娶了兩個這種類型的王妃,導致王府有半個多世紀一蹶不振。

  后來,還是在蘇綺嫁去西渺之后,蘇憶長大,重振祈親王府,現在祈親王府的名聲才好一點。

  元冰微笑著問“你怎么知道我不是那樣的姑娘?”

  澤建側目望著元冰,微笑著:“我知道你不是那樣的姑娘。”

  元冰:“我就是!”

  澤建:“你不是。”

  元冰:“如果我真的就是呢?”

  澤建:“……”

  元冰:“你怕了?現在分手還來得及!”澤建忽然將車鎖全都重新鎖了一遍,勾唇一笑:“不管你是不是吧,上了我的車,就別想下去了。”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