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卜筑 > 2、坐見錦繡蒙蒼苔
  夜深人靜。

  凌二睡不著,他的床是兩把跛腳椅子拼起來的,想翻身都做不到。

  好不容易才迷迷糊糊地睡著,雞打鳴,天卻亮了。

  姐姐已經燒好早飯,凌三和凌四一人守著一邊門檻,抱著飯碗喝稀飯,不時輪流的往凌五嘴巴里塞一點。

  看到凌二起床,凌一道,“趕緊吃飯,去上學。”

  凌二一邊擠牙膏,一邊道,“這兩天不去,馬上中考了,去學校也沒事做,也就是在教室里自習,我還不如在家里看書。”

  “那隨便你。”凌一想了想,沉著臉道,“中考給我好好發揮,不然我倆姐弟都沒得做。”

  “用得著這么狠嘛。”凌二不在乎的聳聳肩,笑著道,“我非考個第一給你看看。”

  凌一白了她一眼,催促凌三凌四倆人趕緊去學校,“書裝齊全了,一天到晚,丟三落四的。”

  凌三初二,零四小學五年級,倆人不聽姐姐聒噪,背起書包便跑了。

  凌二拿了個毛巾給凌五擦完嘴巴,然后把自己的臟衣服丟到了姐姐的洗衣盆里,漫不經心的道,“我掐指一算,你老子要回來了。”

  他老子還在吃皇糧,有上頓有下頓,從來就沒有過什么家庭的概念。在嚴打的年代里,還沒有吃槍子,他表示很遺憾。

  “不是你老子?”凌一反問一句后,喃喃道,“還真是,也就這個月底了。”

  “你不能對他抱有指望吧?”凌二問。

  凌一道,“你當我傻啊。”

  她老子小偷小摸,常年流竄。

  她們五人從出生到現在,他老子沒問過事。

  話鋒一轉,嘆口氣道,“你不能怨媽,她也是沒辦法了。”

  “是啊,她沒辦法。”凌二對這話嗤之以鼻。

  從現實角度來說,他理解他的母親,一個女人,操持著五個孩子,在門里門外操勞,嘴唇一年四季綴著白皰,手象男人的手一樣鋪滿老繭的時候,常常忍不住在地里抱住頭哭半天。

  一個女人,撐起一個家,簡直太艱難了。在心理崩潰的時候,自然想著逃避。

  但是,錯就錯在,為什么要把他們生出來,然后又對他們不管不問。

  扒完一碗稀飯,想盛第二碗,可是看看鍋底,就那么一丟丟了,只得放下碗,要給大姐留一點。

  高高的太陽照得人有點煩,簡直好像要殺了人似的,蹲坐在門檻上,小五攀在他身上,他想訓斥一句,最后還是忍住了,由著她揪頭發,摳鼻子。

  不自覺的唏噓嘆氣。

  將來的路要怎么走?

  他很彷徨。

  不念書,姐姐是肯定不會同意的。

  這位老大姐是什么脾氣,他太了解了。

  何況,從內心來說,他真的不是不想讀書。

  無非就是錢的問題,要是沒錢,這日子可不好過。

  他發狠絕對不能像他上輩子那樣過得棲棲遑遑,什么都依靠姐姐。

  坐的無聊了,他摸摸腦袋,無奈的起身去翻箱倒柜,最后果然不出他所料,家里一個大子都沒有。

  他原本希望的是有奇跡出現的,畢竟重生這么絕無僅有的事情都發生在了他的身上,家里突然多出來一筆錢,也不是沒有可能。

  

  本章未完,點擊[ 下一頁 ]繼續閱讀-->>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