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卜筑 > 119、老樹發新芽
  不管是民企還是國企,是中國企業還是外國企業,隨著事業的進一步壯大,能穩當的收斂起膨脹心的創始人,少之又少。

  成功了,怎么說有理,出書,演講,正常不過。

  如果不成功,最后也許會有機會進入MBA教材,成為反面案例。

  “菜不用點了,我下廚,露兩手絕活給你們看看。”白雙喜笑著道。

  “那麻煩你了,也不用太講究,時間上稍微快一點就行,大家都空著肚子,餓的要死。”凌二把菜單遞還給了一旁的服務員。

  白雙喜道,“等會,馬上就來。”

  說完后,轉身就走了。

  “什么玩意。”凌代坤很不喜歡白雙喜,這家伙總是門縫里看人,偶爾他也會帶朋友過來吃吃喝喝,面上好看,客客氣氣,可是輪到買單的時候,別說免單,就是連折扣上都是小氣吧啦的。

  他心想,要不是他兒子,哪里有這老東西的今天,而且還在他面前人五人六的!

  凌二笑笑,沒搭理,凌代坤不止一次兩次在他面前提過自己要做生意的想法,他都打哈哈給繞過去了。

  給錢讓他老子吃吃喝喝,他不心疼,但是出錢給他老子去打水漂玩,那是不可能的。

  他老子完全不是做生意的料。

  但凡做生意的人,要么有大智若愚的智慧,要么有誠實守信的生意人品性,要么有投機的魄力...

  不一而足。

  只是,他老子一樣不占。

  凌代坤沒學歷,沒文化,更是談不上聰明,當然,偷奸耍滑還是很在行的。

  所以,讓凌代坤做生意,要么被人給坑死,要么被人給罵死。

  “人家又沒招你惹你,別看這個不順眼,那個不順眼的,”大姐沒好氣的道,“你管好你自己,別天天沒個正經事,聽說你那個工作又不做了?”

  凌代坤這些年做了不少工作,除了之前一份小區保安的工作超過了半年,剩下的都只做了一兩個月,最短的是三天。

  “老板窩囊人呢!”凌代坤氣憤的道,“我又不差他那幾個錢,憑啥受那個氣。”

  老四打趣道,“你就沒跟人家說,我兒子是凌老二,人家好歹給你點面子吧。”

  凌代坤看了眼大兒子,然后冷哼道,“就是他給我介紹的。”

  “大哥,你這人緣也不行啊,不給你老子面子,就是不給你面子,這還得了。”老四看不慣他大哥這么慣著他老子。

  他老子大男人一個,有手有腳的,管那么多閑事干嘛啊!

  “喝你的茶,少說廢話。”凌二白了老四一眼,并沒有多說什么。

  “他把人家的鋼筋賣了。”知道內情的老五,手直接指向了凌代坤。

  “你這是又犯老毛病了啊?”老三的臉一下子陰沉了下來。

  他才二十來歲,但是改懂的他全懂了,該明白的比許多白活一輩子的人都明白。

  這輩子除了讓他又敬又佩的大哥和讓他心疼難受的大姐,他任何人都不欠。

  他不愿意他最在乎的人替他操心,替他受累。

  在他高考那年,那就意識到他要給他們爭氣,要讓他們臉上有光,他想給他們減輕負擔。

  他高考的第一志愿和第二志愿都是軍校和委培生,考上了不但不需要拿學費,還可以拿補貼。

  不管放在哪個地方的海事大學還是軍校,他是皋城文科狀元,他的分數都是夠了。

  錯就錯在他有這樣一個父親。

  就是因為他老子有前科,才政審不通過!

  后來京大的招生老師親自到他學校,到他家,看著他大哥興奮的樣子,然后他感覺京大也還能湊合,才勉強去了首都。

  當然,最重要的是京大給了他獎學金和助學金。

  不管怎么樣,他親老子耽誤他,他不能打不能罵,只能忍氣吞聲,現在呢,他老子又繼續作妖,那就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要不是哥哥姐姐在場,他現在揍一頓他老子,都不一定解氣!

  “我拿自己家的東西,怎么是人家的?”凌代坤的工作是給潘宥誠的工地管食堂,潘宥誠是給他大兒子打工的,大兒子的不就是自己家的嗎?

  鋼筋堆積如山,一時半會用不了,風吹雨淋都生銹了!

  他拿點自己家的東西,犯法嗎?

  警察來了,都說不出什么話!

  “行了,別說了,”凌二對凌代坤道,“以后啊,你消停一點吧,哦對了,來的時候,我聽你說你有什么好消息要宣布?”

  好消息?

  所有人都望向凌代坤,不闖禍就不錯了,哪里還能有什么好事?

  他們壓根沒有一點兒期待!

  “我....”凌代坤先瞅瞅大閨女,再望望大兒子,再瞄到二兒子和二閨女那眼神,總感覺哪里不對勁。

  “說吧,吞吞吐吐的,”大姐不耐煩了,這也不是他老子的性格啊,“說完了趕緊吃飯。”

  “那我就真說了?”凌代坤試探性的問道。

  “說吧。”凌二也沒搞的沒脾氣了。

  “就是你們黃阿姨啊,你們知道的....”凌代坤訕笑道,“就是想聽下你們什么意思?”

  他向來我行我束,本不必征求兒子閨女們的意見的,但是吧,形勢比人強,他要是真和人家過日子,依靠自己的能力是不行的,還得靠孩子們照應著。

  這一點,他很清楚。

  凌二沉吟了一會,然后笑著道,“好事啊,你自己想好了就行。”

  “哎,你看著辦吧,黃阿姨那邊有什么要求沒有?”大姐對黃李玉并沒有什么偏見,當然,也談不上喜歡。

  她認同對方,是因為對方待老五不差,是發自真心的喜歡。

  從她到老四已經成年,對于母愛和父愛就沒什么大指望,可憐的只有小五,剛學會走路,就沒了母愛,對媽媽的印象僅存于照片中。

  “沒有要求,沒有要求,”凌代坤忙不迭的擺手道,“你黃阿姨很好說話的。”

  “我更沒有意見,”既然大哥和大姐都同意了,老四還能有什么說頭?她笑著道,“你這是老樹發新芽。”

  “有你這么說自己老子的嘛!”凌代坤氣的牙癢癢。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