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卜筑 > 214、比較
  吳麗君早先翻過老三今天發的朋友圈,還給點了贊,知道黃多多是他的妹妹,所以一進門看到黃多多的時候,也沒有多大的詫異。

  黃多多一看到她便喊姐姐,嘴巴甜,又會招呼人,才認識幾分鐘,她便喜歡上了這個小姑娘。

  聽說凌三在睡覺,她和她老子本來想在屋里等一會,想不到小姑娘直接竄進屋來,把凌三給招呼醒了。

  她摸著小姑娘的腦袋道,“看出來了,你二哥很累。”

  “叔,到客廳坐,我這去洗把臉。”老三打著哈欠起身了。

  “我給叔叔,姐姐泡茶。”黃多多又熱情的洗杯子,找茶葉。

  吳麗君自然不能讓她一個小姑娘來弄這些,開水燙傷人可不是鬧著玩的。

  從始至終,發著呆的只有吳老頭一個人。

  他是第一次來凌家,凌三的條件超乎了他的想象。

  一進門,他就問閨女了,這房子是買的,還是租的,閨女告訴他是買的時候,他的心就差不多沉下去了。

  凌三進他家門,開個小轎車,他沒當回事,三十來萬,雖然算得上不錯的車,但是還是入不了他老吳家的眼。

  他這輩子混的也就這樣,全靠閨女、兒子給撐體面,大兒子是出了名的工程承建商,二兒子開機械廠,身家厚,交游廣闊,哪怕是眼前的小閨女,雖然是個姑娘,可條件也不差。

  不管什么樣的車,她們家都買得起,主要看愿意不愿意買。

  他本來還想呢,現在的小年輕要面子,開個不錯的車出來,情有可原,以后她閨女要是和他成了,他老吳家給他買輛貴點的車,也不是不行。

  但是,現在這情況,一套別墅怎么樣也得有個幾千萬吧?

  他們家也能買得起。

  但是人家有錢,長的也俊俏,她閨女這優勢一下子就沒那么明顯了。

  愁啊!

  就不該來找不自在的!

  轟隆隆的沖馬桶的聲音后,看著老三從走廊的拐角走出來,笑著道,“想不到你家這么大啊。”

  “我們家全靠我大哥,這房子也是他給我買的,這些年沒人住,就是這次回來才重新打掃的。”老三就是傻子也能看出來吳老頭情緒不對,但是具體哪里不對,他又搞不明白,“我從讀書到后來工作,基本上也是依仗我大哥,自己可沒吳麗君那么大本事。”

  “那你也很優秀的,讀書這種事情,別人想幫你也幫不了的,全靠你自己。”吳老頭的臉色好看了一點,對啊,自己閨女全靠自力更生!

  閨女出來創業,他這個做老子的,要錢沒有,要關系網也沒有,簡直一點兒幫襯都給不到,全靠閨女自己獨自一個人鋪開這么一個攤子。

  而等閨女穩定了下來,他老倆口反而跟著過來享福。

  反正,不管怎么說,自己的閨女就是很優秀啊!

  老三把桌子上的茶杯推到吳老頭的跟前,接著道,“叔,你喝茶,晚上想吃什么,我這做飯有點差勁,要不我們下館子?”

  “我無所謂,怎么著都行,下館子更好,省了那么多麻煩。”吳老頭笑著道。

  聊著聊著話題轉到了黃多多的身上。

  吳老頭道,“第一次見面這就空著手,這多不好意思。”

  口袋里摸來摸去,最后掏出來兩百塊錢,不好意思道,“現在都用手機支付,口袋一直沒裝過錢,來,別嫌少,自己高興去買什么就買什么。”

  黃多多看了一眼二哥,見二哥點頭,才接過來吳老頭的錢,脆生生道,“謝謝吳叔叔。”

  “別嫌少就行,回頭叔叔給你補個大的。”吳老頭見小姑娘接了,高興地道,“不耽誤你這看電視,我到門口抽煙去。”

  老三跟在他一起,兩個人坐在院子里的一顆梧桐樹底下的石凳上坐下,吳麗君把茶和茶具全挪到了他倆面前。

  “這就是你爸后面生的?”

  對于凌家的情況,吳老頭多少了解了一點。

  “是。”這些事情,老三沒什么好隱瞞的,笑著道,“她媽是獨生子女,她出生后,姥姥姥爺也跟著一起過得,把她寶貝的不得了,我們家反而沒操過什么心。”

  “難怪我說跟著姓黃呢。”吳老頭點點頭道,“那這就一個姑娘就完事了?”

  “在我們家,男女都一養。”老三解釋道。

  “這倒是,現在浦江這里不是講究文明祭祀嘛,不能燒紙,不能放鞭炮,那還留兒子做什么用?”吳老頭實話實說。

  難道留著防老?

  別逗了!

  兒子不啃老,已經是謝天謝地了!

  像他這樣有運氣的老頭子可不多!

  “說的有理。”老頭子偶爾說出來的話,總能不經意間逗老三發笑。

  “你這個院子挺大的,可以種點花,這么大,空著浪費。”老頭子建議道。

  老三道,“我覺得種菜更靠譜,撒點白菜種子就行。”

  他是個連仙人掌都養不活的人,但是出奇的是,以前在老家,門口的菜園子,他都能幫著大姐打理的好好的。

  “我看行。”老頭子高興地道。

  晚飯還是安排在黃旗山的飯店,剛剛才五點鐘,沒到飯點,飯店沒多少人。

  黃旗山還是跟前幾次一樣,親自出來招待,倒茶、端菜,忙前忙后。

  “黃老板,你要是不忙,就跟著一起喝一點吧,我這個叔叔也是愛熱鬧的。”老三道。

  “那就打擾了。”黃旗山親自給吳老頭斟酒。

  “謝謝。”出于禮貌,吳老頭起身虛扶了下酒杯,“瞧你這肚子,酒量應該不錯吧?”

  黃旗山拍拍圓鼓鼓的肚皮笑著道,“酒量不算多好,也沒多大下沉空間了,多少能喝點。”

  “湘南的?”吳老頭問。

  “是。”黃旗山道,“你這口音我一聽就知道,不用問的。”

  “那我就放心了,”吳老頭笑著道,“湘南不喝湯的吧,我就怕有些南方地區,一上來就先給我一碗湯,整蒙圈了。”

  “來,先整口酒。”黃旗山大笑道。

  凌三看兩個人聊得歡,也就跟著放心了,反而得著空跟吳麗君多說了幾句話。

  “不喝酒,我喝點牛奶吧。”吳麗君拒絕了老三給他倒酒。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