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北宋大丈夫 > 第1049章 某要你嫁給他
  “她是我的女人,某為何要去駕馭她?”

  王雱只是簡單的回答,卻讓沈安傻了。

  是啊!這是你的女人,你們該攜手共度一生,而不是想著去駕馭她。

  哥一個穿越者竟然都比不過王雱的開放,丟人啊!

  回到家中后,沈安想著這件事和王雱這個人,漸漸覺得自己好像融入了這個時代。

  成親,生子。

  做官,封爵。

  一步步的,他好像已經被這個時代拽了進來,忘卻了那些前世。

  駕馭她!

  沈安搖搖頭,不知道自己當時為何會生出這等想法來,很是自然而然,理所當然。

  “哥哥!”

  他有些惆悵,覺得自己好像給這個時代同化了。

  果果依舊元氣滿滿,帶著自己的愛寵一溜煙跑了過來,說道:“哥哥,他們說那邊開了一家火鍋店,比咱們家還好吃。嫂子都流口水啦。”

  門外躲著的楊卓雪想一把掐死小姑子。

  能好好說話嗎?

  什么叫做流口水了?我不過是想出去轉轉而已,順便去吃頓美食。

  “去!馬上去!”

  沈安不知道自己是出于什么心態,就像是要彌補些什么一樣。

  “叫周二套車,去告訴你嫂子,稍后咱們一家子去轉轉。”

  外面的楊卓雪一聽就歡喜了,急匆匆的回去換衣裳。

  果果跑了來,說道:“嫂子,哥哥看著好像很內疚哎!”

  內疚?

  楊卓雪的腦海里浮現一個畫面:沈安在窗外看著自己在帶孩子,看著自己半夜爬起來去看哭嚎的孩子……

  然后他心中內疚,就把外面的女人給趕走了。

  是的,楊卓雪還覺得沈安在外面有女人。

  不過此刻這個念頭就被她拋開了。

  楊卓雪,你是最美的!

  她得意的抬起頭,覺得這個世間全是美好。

  再次出了后院,沈安已經在等著了。

  陳大娘抱著芋頭跟在后面,芋頭大爺大抵很喜歡出門,正在沖著楊卓雪叫嚷,“娘……”

  楊卓雪回身,沖著芋頭伸手。芋頭頓時就歡喜的掙扎著伸手,母子二人默契滿滿。

  楊卓雪抱著芋頭走過來,說道:“叫爹爹。”

  芋頭抬頭看了沈安一眼,敷衍了事的道:“爹爹。”

  這孩子一歲多了,爹娘叫的很是順口,但其它話還是差點意思。

  婦孺上馬車,沈安騎馬,一家人出發了。

  一路上芋頭就是不安分,不停的鬧騰。

  等到了那家火鍋店,掌柜看到竟然是沈安來了,激動的差點就抽抽了過去。

  廚神啊!

  弄出了炒菜的廚神竟然來這里吃飯。

  這份榮幸和認可,讓掌柜激動不已。

  “沈縣公,您看要什么鍋底?小店麻辣的、酸辣的、還有羊骨清湯都有。肉的話主要是羊肉和雞肉,還有魚……若是不行,小人的肉也能吃。”

  掌柜歡喜的語無倫次,沈安笑著點了菜,一家子進了房間才安生。

  里面很是干凈,也沒有餐館里那種油膩膩的味道,沈安很滿意。

  稍后來了火鍋,一家子吃的不亦樂乎,就是邊上陳大娘抱著的芋頭隔一會兒就會鬧騰一次,讓人頭痛。

  果果跟著哥哥早就把口味全換了,最喜歡的就是火鍋。

  羊肉湯底熬煮的很美味,果果最喜歡的就是豆腐。

  吸飽了湯汁的豆腐蘸水碟里蘸一下,然后輕輕一咬,那汁水就從豆腐里緩緩釋放出來……

  果果吃的眼睛都瞇住了。

  “炸鵪鶉來了沒有?”

  “來了,應該來了。”

  “再不來就不要了!”

  “是是是,某這便去催催那個女人。”

  外面一陣喧嘩,稍后傳來了急促的腳步聲和喘息聲。

  是個女子。

  “對不住了,來晚了。”

  “你這女人還想不想做生意了?說好了時辰你不到,客人要是發火了還不是某這邊受著?”

  “對不住了。”

  “對不住對不住,你就知道對不住。”

  稍后隔壁的客人又說了那個女人一通,而且越說越難聽,竟然有些調戲的意思。果果聽了就低聲道:“哥哥,他們好兇。”

  沈安看向楊卓雪,楊卓雪說道:“都嚇到芋頭了。”

  馬丹,公共場合這般行為不檢點。

  沈安回身,芋頭正在吃手指頭,見他回頭就咧嘴笑了一下。

  我英俊的兒子喲!

  沈安心情大好,就打開房門,沖著隔壁喊道:“差不多就行了啊!欺負一個女人算什么本事?”

  隔壁寂靜了一瞬,接著有個男子罵道:“哪個糞坑里爬出了你這條蛆蟲,特么的還什么差不多就行了,來,讓爺爺看看你的臉有多大……”

  房門本是打開了,一個男子走了出來,滿面通紅,看來沒少喝。

  他見了沈安就指著他罵道:“艸尼瑪……”

  沈安的眼中多了冷色,聞小種剛想出手,沈安更快一步。

  呯!

  他一拳就把男子打了個滿臉桃花開,接著沖上去,雙手拉住男子的腦袋,同時提膝。

  呯!

  男子抬頭發出一聲慘嚎,那臉上都變形了,就算是他老母來了也絕壁認不得。

  后面的幾個男子正在沖出來,邊跑邊喊道:“住手,你想找死呢!艸尼瑪!”

  沈安沒二話,丟下男子沖了過去。

  一陣拳腳之后,沈安已經身在房間里了,他微微喘息看著掌柜說道:“報官吧。”

  “你是……沈縣公?”

  邊上的女子有些訝然,沈安看去,卻是熟人。

  “左娘子,久違了。”

  左珍手中提著一個大食盒,滿頭大汗,看樣子是一路奔跑來到了這里。

  左珍沒想到竟然是沈安出手,她放下食盒,福身道:“多謝沈縣公。”

  沈安看了她一眼,覺得這個女人真的不容易。

  她敢提著菜刀逼著丈夫寫下和離書,敢提著菜刀去劈砍混混,但做生意時,被羞辱了卻不吭聲。

  這便是生活的逼迫。

  她能忍住就說明知道分寸。

  做人很艱難,不管是夫妻之間還是父子之間,以及同僚、朋友之間,一個分寸最是難懂。

  這時躺地上的一個男子趁著他們不注意,一下爬起來就往外跑。

  沈安搖頭,聞小種就放過了他。

  “都等著,你們都等著,都等死吧!”

  男子在外面喊了一嗓子,然后就跑了,估摸著是去叫人。

  掌柜和左珍都不擔心這個,可地上的幾個男子卻在發狠,“等著,咱們叫人去,今日定然要讓你血濺三尺。”

  這特么用詞都不當,可見不是好鳥。

  掌柜用袖子擦了一下椅面,然后請沈安坐下,“沈縣公無需擔心,小人愿意擔責。”

  這是沈安啊!

  傳聞中他手握無數功勞,而這些功勞就是無數條腿。

  這些男子雖然遍體鱗傷,可好歹沒斷腿,可見沈安還是留了情。

  掌柜此刻賣人情,可沈安哪里需要這個。

  “哥哥,豆腐冷了。”

  隔壁的果果想來看熱鬧,卻被楊卓雪被拉住了。

  “小孩子不許去看打架。”

  可憐的楊卓雪還不知道自己小姑子的袖子里有雙節棍,也不知道小姑子曾經打的兩個男子抱頭鼠竄……

  那么可愛的小姑子啊!

  楊卓雪可舍不得讓她去看那些齟齬的事兒。

  “馬上回來。”

  沈安隨口敷衍了妹妹,就看著左珍。

  掌柜還站在那里,外面的聞小種沖著他招手,示意他出來。

  掌柜的八卦心比較熾熱,可卻不敢得罪沈安,只得緩緩出去。

  他還想在外面聽,可聞小種低聲道:“小心聽了就忘不掉。”

  是了,貴人的秘密不能聽啊!

  八卦的掌柜痛苦的下去了,里面的左珍有些窘迫。

  沈安在看著她。

  明凈的額頭,一雙杏眼帶著些許野性,鼻子小巧,紅唇誘人……

  是個美的有特點的女人。

  而且她的臉蛋竟然有些微微的胖,看著多了些可愛。

  總體而言,這個女人一看就是那等沒有多少心機的,交朋友最適合不過了。

  若是娶了回家……

  “你覺著元澤如何?”

  “元澤?”左珍茫然道:“不知道。”

  “說說吧。”沈安鼓勵道:“他癡迷你許久了,可見不是一時意動,你也該知道他的心思,如此你就說說吧。”

  左珍沒想到沈安會問這個,低下頭道:“他還小。”

  在她的眼中,王雱就是個莽撞的少年。

  “我是個不祥的女人……”

  她從小就飽受后娘的磋磨,后來嫁出去后,又遇到了一個渣滓,幸而她果敢,逼著那人和離。

  出來后她就找人托請,把自己珍藏的一枚金釵拿去賄賂小吏,這才辦成了女戶。

  生活很艱難,一個女人更是如此。

  可她卻很珍惜這樣的日子,覺得比在娘家和前夫家的日子好多了。

  “他還年輕,家里的父母會心疼的。”

  這是個通透的女人,她知道自己的經歷不容于普通人家,何況那王雱一看就是富貴人家的孩子,他家中的父母更不可能接受自己。

  “他二十一了,不年輕了。”

  沈安認真的道:“他的母親為他尋摸了許多女子,他一概不理,只認準了你。”

  這些王雱從未說過,所以左珍愕然,然后黯然道:“這是我害了他,如此……我這便回去收拾了,到汴梁之外去尋生活。”

  很果斷的女人。

  沈安心中贊許,說道:“可元澤的性子孤傲,他認準了你,你若是走了,他會一生不娶……”

  左珍眼中含淚,“那要我如何?沈縣公只管說,我照做就是了,只要能讓他忘卻了我就行。”

  沈安微微一笑,“某要你……嫁給他!”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