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盛世為凰 > 第2687章 掉頭,回分堂
  “哦……”

  祝烽若有所思的說道:“老的不要,只要年輕力壯的?”

  “可不是嘛,唉,咱們這些老廢物,到哪兒去都不受待見,嘿嘿。”

  祝烽沉默了一會兒,然后抬頭對著這兩個老農微笑著說道:“老人家別這么說,老馬識途,老驥伏櫪,有的事情,年輕力壯的未必能行,越老才越有見識。”

  那老農被這幾句話說得眉開眼笑的。

  連連道:“老爺不僅是個體面人,還是個通透的人啊。”

  說完,對著祝烽點點頭,挑起擔子便離開了。

  祝烽轉過身來,一眼就看見南煙站在身后,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他也笑了笑,說道:“你看著朕干什么?”

  南煙笑道:“要不是親眼看著,妾怎么也想不到,皇上會這么跟人聊天。”

  祝烽笑道:“聊聊天怎么了?”

  南煙道:“皇上居然能跟兩個老頭子聊天,還捧他們,捧得他們眉開眼笑的,誰能想得到啊?”

  祝烽輕嘆道:“再過不了多少年,朕也該是這個模樣了吧。”

  南煙立刻皺起眉頭道:“皇上又渾說了!”

  祝烽笑了笑。

  南煙走到他身邊,輕聲說道:“皇上剛剛問他們那些,做什么呢?”

  提到這個,祝烽的臉色微微的沉了一下,他轉過頭來看向那些還圍繞在田間地頭,不斷的唱誦祝禱的那些人,眉心那幾道懸針紋又隱隱的浮了上來。

  南煙見他半晌不說話,又輕聲道:“皇上……?”

  祝烽回頭看了那邊一眼,然后說道:“先走,回去再說吧。”

  “哦。”

  南煙見他這樣,便也不多問,跟著他轉身往回走去,遠遠的跟著的李荃見狀,立刻上前來,服侍他們上了停在路邊的馬車。

  而在另一條大路上,一輛馬車正朝著這邊駛來。

  車身微微的晃動著,連帶著簾子也顫顫悠悠的飄起來,車內的一雙眼睛立刻就看到對面祝烽和南煙的身影。

  馬車里立刻傳來了一個低沉的聲音。

  “停車!”

  前面趕車的馬夫一勒韁繩,馬車停了下來,那馬夫回頭說道:“先生,怎么了?”

  馬車里的人安靜了半晌,然后說道:“吩咐下去,讓人跟上那輛馬車。”

  “是。”

  “掉頭,回分堂。”

  “回去?有什么事嗎?”

  “不要多問,讓你回去就回去。”

  “哦,是。”

  那馬夫立刻調轉馬頭,又趕著馬車朝著他們來時的路飛馳而去。

  |

  祝烽他們的馬車也趕回了城里。

  這個時候,剛過吃午飯的時間,尤其他們走的那條路,兩邊的攤販就有不少是做小吃的,南甜北咸東辣西酸樣樣俱全,空氣中飄散著誘人的食物的香味,在安靜的車廂里,祝烽原本還在凝神想著剛剛的事情,突然就聽到了一陣熟悉的聲音。

  “咕嚕……”

  他一愣,回過神來,就看到坐在身邊的南煙露出了一臉羞憤至極的表情。

  忍不住笑了起來。

  “餓了?”

  南煙道:“沒有。”

  祝烽笑道:“沒有?那剛剛朕聽到的是什么?”

  “……”

  “哈哈哈哈。”

  “皇上還笑!”

  南煙又急又羞,說道:“是皇上把妾叫出來了,都過了中午的還沒用膳,能不餓嘛!”

  祝烽笑道:“好,是朕不好。”

  他說著,側過頭去撩起簾子的一角,正好看見他們的馬車路過了一個酒樓,看上去倒還干凈,便吩咐道:“到那酒樓停下。”

  李荃立刻停下馬車,說道:“老爺,要用膳嗎?”

  “嗯。”

  “是。”

  李荃立刻趕著馬車,走到門口停下,兩個人下車站定,看了看這座酒樓,看樣子是新開的,裝飾得也還算精美,大概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尋常的人吃不起,店里的客人也不多,寥寥的幾個衣著都非常的體面。

  站在門口迎客的店小二見他二人氣度不凡,立刻迎上來招呼。

  “老爺夫人請。”

  祝烽回頭看著南煙,笑著帶著她走了進去。

  跟之前一樣,哪怕兩個人隱藏了身份,也不能太冒險在大庭廣眾之下用膳,于是兩個人上了二樓,也進了一個雅間,讓李荃在外面服侍,南煙舒舒服服的坐了下來。

  笑道:“不知這里有什么好吃的。”

  祝烽笑著看著她,說道:“人一餓起來,不是什么都好吃嗎?”

  “哼!”

  南煙沖著他皺了一下鼻子。

  他們點了一些這家酒樓的拿手菜,不一會兒,一盤一盤的珍饈佳肴便送了上來,果然是色香味俱全,雖然未必有宮中的膳食那么精美,但勝在新鮮,加上南煙原本就餓了,立刻開始大快朵頤。

  祝烽倒是要了一壺酒,一邊品酒,一邊慢慢的吃著東西。

  南煙吃了半碗飯,人才稍微緩和一點過來,回頭看著祝烽,他一邊喝酒,一邊凝神的盯著手中的酒杯,那一杯的琥珀光微微的閃爍著,也映在他的眼中,像是在思索著什么。

  南煙輕聲道:“皇上,皇上剛剛看到那些人,是有什么問題嗎?”

  祝烽轉頭看了她一眼。

  沉沉的“嗯”了一聲。

  南煙道:“有什么問題?皇上不是已經派錦衣衛的人去查了嗎?還沒有消息嗎?”

  “眼下報回來的消息,這個地仙會的人平日里也就是拜拜地仙,跟我們今天看到的一樣,還有就是,相互之間跟一些兄弟堂會來往。”

  “就這么聽起來,好像沒什么問題。普通的香會都這樣。”

  “嗯。”

  “只是,不知道他們的地從哪里來。”

  “這件事,錦衣衛的人還得花一段時間去查,雖然他們已經有人加入了地仙會,但里面的等級森嚴,不能越級打聽事情,所以,還需要一段時間獲得他們的信任。”

  “那皇上剛剛,是怎么?”

  祝烽說道:“剛剛那個老人家的話,你聽到了沒有?”

  “妾聽到了,那老人想加入地仙會,對方還不肯要。”

  “是啊,老人家要加入,對方不肯要。”

  “……”

  “但那老人家身強力壯的侄兒要加入,對方就要了。”

  “……”

  南煙原本聽到這話,也沒怎么在意,但再一聽祝烽說起,突然像是感覺到了什么,輕聲說道:“這個地仙會,只要青壯年?”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