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盛世為凰 > 第2910章 喬裝
  兩天后,一艘小船停靠在了下江鎮東南處的口岸上。

  天清氣朗,陽光照在平靜的河面上,河水潺潺,伴隨著不斷閃爍的粼粼波光,加上岸邊集市上的人來人往,車水馬龍,竟也給人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隨即,一個清俊的身影從小船里走了出來。

  一瞬間,就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

  站在船頭的這個男子,高大英俊,器宇軒昂,雖然臉色看上去不太好,隱隱透著一點憔悴,可絲毫不影響他非凡的氣度。

  他只穿著一身普通的墨藍色長衫,但細腰長腿,身板挺直,連衣服也被襯得格外的好看,況且,只一看腰間掛著的那一塊碧綠通透的玉墜,就知道此人的身份非富即貴。

  岸上路過的人,都不時的朝這邊看著。

  這男子站在船頭,看了看周圍的風景,等到船一靠岸,他便回身,從船艙里又接出了一個人。

  是一個貴婦人。

  這位夫人大概二十來歲的年紀,衣著華麗,容貌秀美,舉手投足間也透著貴氣,與這位公子對視了一眼,兩個人在身后小廝與婢女的簇擁下一起上了岸。

  上岸之后,他們沿著河道走了一會兒。

  下江鎮雖然只是一個小城鎮,但因為水路便捷,不少商船都會在這里停靠,船來船往,人來人往,貨來貨往,也使得這個小小的城鎮熱鬧非凡,街道寬大干凈,商鋪鱗次櫛比,比起一些大的城市竟也毫不遜色。

  但即便是這樣,如此出色的人物,在下江鎮也很少見。

  這一對夫婦帶著身后的小廝婢女在街上走了一會兒,就引來了不少人的側目,甚至,連跟在他們身后的那個看起來像是保鏢模樣的少年,也是俊俏非凡,雖然眉眼冷峻,給人一種野獸的感覺,可大姑娘小媳婦們還是忍不住的往這邊瞅。

  最后,像是也走累了,他們到了車行租賃了兩輛馬車,兩個人帶著家下眾人上了車,馬車便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絕塵而去。

  坐在馬車上的南煙,難耐的伸手揉著自己的小腿。

  祝烽撩起簾子,往外看了一陣,又低下頭來,看著她不斷揉腳的樣子,便輕聲說道:“腿腫了?”

  南煙立刻縮回手來:“沒有。”

  祝烽道:“有就有,坐了那么久的船,還是小船,腿自然是要腫的。朕又不會怪你。”

  說完,伸手將她的小腿拉到自己的膝蓋上,輕輕的揉了起來,看著他這樣,南煙有些忐忑,又有些臉紅,輕聲說道:“若是讓人知道皇上給妾揉腿,只怕前朝的大臣們又有一群要來死諫了。”

  祝烽冷冷道:“朕的家務事,跟他們有什么關系。”

  說著,又抬頭瞪了南煙一眼:“你又忘了。”

  “哦!”

  南煙恍然大悟,伸手打了一下自己的嘴,立刻改口:“夫君,夫君!”

  說著,她又看向祝烽:“皇——夫君自己不還是忘了?”

  祝烽回想一下,也忍不住笑了笑。

  兩個人雖然上了龍船,擺出一副御駕離開翠滄縣,往金陵去的樣子,但其實,祝烽早已經安排好了,龍船上的只是一個替身,而他們,雖然也上了龍船,卻換上了普通的衣裳,趁著當晚的夜色下了船。

  他們先到了另一邊的城鎮,住了一夜之后,再改成剛剛的那艘船,轉道來了下江鎮。

  現在,他們的身份已經不是皇帝和貴妃。

  而是富商黃思,和他的夫人。

  當然,不可能只有他們兩個人。

  黎不傷帶著一隊錦衣衛緊緊跟隨,還有小順子和若水,冉小玉也堅持要跟上來,勸說不過,只能讓她跟著。

  另外,還有一隊人馬,從另一條路過來,到了下江鎮再跟他們匯合。

  祝烽粗大的指頭在她的小腿上揉了一會兒,頓感血脈通常,雖然還沒有消腫,小腿也沒那么酸麻了,南煙急忙將腿放下來,輕聲說道:“好啦,沒事了。”

  祝烽道:“你就不該跟過來。”

  南煙原本還在理自己的衣角,一聽這話,立刻抬起頭來瞪著他:“我既然跟著夫君出來了,就該時時刻刻的跟在夫君的身邊。”

  “朕一個‘生意人’,身邊跟著一個女人算怎么回事?”

  “正是這樣才對呢!”

  南煙認真的說道:“既然要取得對方的信任,就先要讓自己做到十成十。皇上要裝成生意人,對方已經接觸過一次葉諍了,對于接下來的人,他們肯定會更加謹慎。越是單槍匹馬,他們越是會懷疑。”

  “……”

  “相反,像現在這樣拖家帶口,更能取信于人。”

  “取信于人?”

  祝烽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的說道:“帶著老婆出來談生意,這能取信于人?”

  南煙一本正經的說道:“我家夫君風流倜儻,玉樹臨風,走在路上都有那么多人瞧著,身為夫人的我,自然不放心把夫君隨便放出去,時時刻刻的盯著,才能免得他被外面的狐貍精勾走了。這樣的妻室,絕不少見。”

  “……”

  祝烽沉默了一下。

  這話,倒也沒錯。

  即便是在朝堂上,他也知道,有不少官員懼內,外出赴宴,若聽說席間有舞娘歌姬相伴的,那是絕對不會輕易放人的;若設宴的是上級的官員,推辭不過,甚至有一些夫人會直接跟著夫君前往赴宴,這樣一來,那些舞娘歌姬也不敢放肆。

  于是輕笑了一聲:“就試試你這個法子吧。”

  兩個人說著,安靜的坐了一會兒。

  他們現在,是要穿過下江鎮最繁華的街市,往前面一個最好的客棧去,先落腳再說。

  聽著外面人聲鼎沸,南煙也撩起窗簾的一角,往外看去。

  正在這時,馬車經過了一個很大的商鋪。

  南煙輕聲道:“皇——夫君!”

  祝烽原本已經要閉上眼睛養神了,聽到她喊,便轉過頭來,那商鋪的門面在外面一閃而過。

  不過,已經足夠讓他們看清,打開的四扇大門上,掛著一個牌匾,上面有金光燦燦的三個大字——

  恒生行。

  也就是,之前葉諍假扮商人,想要借此與星羅湖牽上線的糧行。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