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雄起都市 > 第739章 不要侮辱我的“商道”
#e#  有的時候我不得不承認,自己的運氣就是這么好,下午因為高玉的事,我才剛掏空了腰包,這晚上就有買賣上門了。

  可鋒哥的臉色卻無比凝重,估計肺都要氣炸了;他猛地坐在椅子上,冷冷地盯著我吼道:“陳默,你還有底線嗎?厚顏無恥、沒臉沒皮,為了6000萬,你真愿意拋下尊嚴,當個猴子被人圍觀?”

  我一愣,自己也點上煙說:“鋒哥,咱話可不能這么說啊,我不掙錢的時候,你總對我冷嘲熱諷,嫌我不務正業;這好不容易有生意上門了,又罵我沒臉沒皮、厚顏無恥,那您到底想讓我怎樣?大會規則可是說了,只要不犯法、不作弊,我們選手可以用任何方式賺錢!”

  “可是…可是……”鋒哥被我噎得臉色鐵青,卻又一時間想不出理由反駁,最后只得恨恨地說:“你真是個千古奇葩!將來就是進了東商會,老子也不會與你這種毫無底線的人為伍!丟人,丟東商會的人!”

  “瞅您這意思,是不想讓我把這6000萬的大單拿下來?”我笑著問他。

  “我不是不想讓你掙錢,我只是想讓你有尊嚴的掙錢,有尊嚴的跟別人競爭!你看看人家排名第一的王瀾,人家……”說到這里,鋒哥頓了一下又說:“透露其他選手的生意,本來是違規的事,但我不得不告訴你,人家通過投資股市,現在已經賺了2000多萬了!還有第二名的秦川,人家開公司做醫藥代理,也賺了1700多萬,你看看人家在干什么,你又在干什么?!這才是正經東商會招納的人才,而你不是,你就跟個投機倒把的無賴商人似的,毫無章法、毫無經濟學知識可言,純粹的就是個野路子,難登大雅之堂!”

  鋒哥平時嘲諷我,我自然不會在意什么,可今天不行,他這話一出口,我渾身就跟長了倒刺似的,橫豎心里不舒服。

  我陳默也不是那種小氣之人,更不會嫉妒別人比我強、比我優秀;可你懷疑、甚至貶低我的經商之道,我就是不愿意。

  深吸一口氣,我用力捏著煙嘴說:“鋒哥,你瞧不起我沒關系,你侮辱我是野路子也沒關系,但你不能侮辱我的‘商道’!你以為我不想跟別人那樣,既體面、又受人崇拜地把錢賺到手嗎?可是我沒學過,我的家庭資源和社會背景,沒賦予過我那樣的能力!”

  咬著牙,我看著他又說:“我不怕您笑話,我就是高中畢業,父母都是種地的;我曾有過上大學,系統學習經濟學知識的機會,可這個機會被我親哥哥給竊取了,我反而代替他去坐了牢,整整坐了4年!”

  “我這樣一個出身的人,你給我講體面?你跟我講正統經濟學?主流營商方式?我告訴你,我陳默能活著,就已經是奇跡了!我也羨慕王瀾、秦川那種人,他們身上帶著貴族般的氣質,往那里一站就能吸引別人的目光。可很多東西是羨慕不來的,我陳默一輩子都擁有不了那種氣質。”

  “但我有我的生存之道,我擁-->>#p##e#有的也僅僅只有這些,如果你連我僅剩的東西,都要嘲諷、打壓、瞧不起的話,如果你們東商會的人,也都是這種德性的話,那老子不干了!這種組織,不參加也罷,總有一天,我陳默會憑借自己這種,讓你們瞧不起的生存之道,創造出屬于自己的天地!”

  那是我第一次跟鋒哥瞪眼,因為他觸碰了我的逆鱗;這些年的風雨挫折,使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人首先得活下去,然后再讓自己有能力,最后再用能力去證明自己的尊嚴;這些都是有順序的,順序錯了,便不會成功!

  我陳默是個野路子,我也的確沒有正統的經商之道;但我從不害人,也從未瞧不起誰,我只記得大師傅教給我的那句話:“能力越大、責任越大,你要用你的能力,去幫助更多的人。”

  所以藍蝶才會有那么多員工,所以牧區的羊毛、煤礦,才得以發展,讓大家過上了好日子;所以苗寨才有了藍蝶洗化廠,有了苗寨小學,讓那些外出務工的人,回到了自己家鄉,讓孩子不再是留守兒童。

  我陳默丟人算什么?如果用我的尊嚴,來換取更多人更美好的生活,我覺得自己可以不要臉,可以不要尊嚴,這是我的商道,也是我做人的準則,任誰都不能侮辱!

  一陣沉默過后,鋒哥微微低下頭,他似乎也覺得,自己的話說得有些重了,便長嘆一口氣道:“對…對不起啊,我并不知道曾經,你經歷過這些;如果你要是以這樣的出身,拼殺到現在,那你確實值得讓人敬佩;我剛才的話收回,我也尊重你的決定。”

  掐滅手里的煙,我往床上一躺說:“早點睡吧,我陳默雖沒臉沒皮,但我還有做人的底線!我還沒你想得那么不堪,總之事后,你就會明白一切。”

  那晚我沒和鋒哥聊天,但彼此卻都輾轉反側、難以入眠;別人覺得我陳默沒臉沒皮,可我自己清楚,我的神經是最敏感的,誰羞辱過我、誰踐踏過我,這些東西一筆一筆,我都會記在心里;如果機會得當,我絕對會把尊嚴給找回來,哪怕是這個綠地集團的董總,也不例外!

  敢拿我陳默當猴子,想拿6000萬自己來收買我、嘲笑我、耍我,我只能說他瞎了眼!

  第二天吃過早飯后,已經八點多了;鋒哥見我不再像以前那樣嬉皮笑臉,心里似乎更加愧疚,去電視臺的一路上,他都想開口跟我說兩句話,但見我情緒低落,又生生把話咽了回去。

  出租車停到東海廣播電視大廈樓下,當時大廳里已經圍滿了人;天南地北的記者,長槍短炮的攝像機、照相機、話筒,大廳側面好像就是錄節目的那種演播廳,只不過我們來的比較早,演播廳還沒有開門。

  鋒哥掏出手機給董經理打了過去,對方說正在來的路上,讓我們先在臺里稍等一會兒。

  可就在這短暫等待的時間里,我卻跟別人干了一架,也正因為這一架,我陳默徹底出名了!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