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蕭綏聞言心里咯噔一聲, 暗叫了聲不好,立刻上前一步。

  馬懷真面無表情地抬手, 攔住了他的動作:“說下去。”

  蕭綏臉色難看:“馬堂主。”

  馬懷真似笑非笑地看了過來:“怎么?這叫蜃龍作證難不成還能傷了穆笑笑?”

  自己挖的坑, 還得自己去跳。

  馬懷真態度強硬,一己之力力壓所有反對意見, 蕭綏臉色一時間陰晴不定。

  “蕭小公子, 我是問世堂的堂主, 如今戒律堂不在, 這事兒合該由我來裁決。”馬懷真笑吟吟道:“剛剛是給了蕭家的面子, 小公子難不成還要插手我宗門里的事務不成?”

  就在這爭執的當口, 帳篷外突然響起了一聲悠遠高昂的龍鳴。

  馬懷真眉頭一皺, 立刻驅動輪椅, 出了帳篷,遠遠就看見了盤踞在半空中那條暗紅色的蜃龍。

  目光落在蜃龍下的少年身上。

  陸辭仙垂手站著,頂著其他人神情各異的目光, 平靜道:“堂主, 我把蜃龍給帶過來了。”

  周圍響起了點兒悉悉索索的議論聲。

  “這就是那蜃龍?”

  “陸辭仙怎么做到的?”

  就連馬懷真也有點兒驚訝,沒想到陸辭仙他們幾個竟然還真能把這條蜃龍給帶過來。而且,看著腰往后的逆鱗……

  的確是個不好惹的上古神怪。

  馬懷真不動聲色地收斂思緒, 目光重新落在這條蜃龍身上, 眸光一冷,直接上手放出了一道神識,這動作快得幾乎沒給其他人半點兒可乘之機。

  抽神識這事兒,馬懷真也是賭了一把, 雖說陸辭仙把這蜃龍帶過來了,但保不齊這蜃龍還有攻擊力,不過事急從權,他賭的就是,如果這蜃龍動手他的修為至少能擋住這一擊。

  不過讓馬懷真略感訝異的是,面前這條龍完全沒抵抗的意思,乖乖地就把這幾天的神識記憶給交到了他手里,當然這也阻擋了他再繼續往前探查的意思。

  看來是陸辭仙來的路上和這蜃龍達成了什么協議。

  無暇多想,抽出神識之后,馬懷真將留影像往地上狠狠一甩。

  這個時候其他昆山弟子,驚訝的發現,被陸辟寒和周衍護在了身后的穆笑笑,突然面色慘白,往后倒退了幾步,抖如篩糠。

  還沒等其他人回過神來,一看這留影像里的內容,紛紛都愣了。

  這是蕭綏。

  雖然人影很模糊,但明顯能看出來這就是蕭綏。

  “穆笑笑……神識……留意……嫁禍……”

  “喬晚……”

  真相大白。

  將目光從留影像上收回,馬懷真轉動輪椅,撥開周衍和陸辟寒,走到了穆笑笑面前。

  面前的少女埋下了頭,臉色慘白毫無血色。

  男人陰森的目光落在少女身上,笑吟吟道:“原來你師妹就是這么陷害你的?”

  話音剛落,余下一片嘩然。

  剛剛帳篷外面那些偷聽壁角的細微的動靜,就沒瞞過馬懷真他這耳朵。

  既然他們能聽得見帳篷里面的動靜,自然也能聽得見少女捂著臉問師妹為什么要這么對我。

  現在看來,穆笑笑說這話,簡直是其心可誅。

  目睹了這一切,蕭博揚眼神有點兒復雜,沉默地看著面如金紙,在馬懷真這逼問之下,步步往后退的穆笑笑。

  畢竟之前是從北域戰場中殺出來的煞神,身上這氣勢幾乎輕輕松松就碾壓了一直處于師長保護之下的小姑娘。

  穆笑笑腦袋里一片嗡嗡直響。

  他們都在看她,盯著她一片嘩然,議論紛紛。

  “穆師姐不是說喬晚故意在她識海里動了手腳嗎?”

  “這不是睜眼說瞎話嗎?”

  馬懷真笑吟吟地轉動輪椅,擋住了穆笑笑的去路。

  那些曾經笑著喊她穆師姐或者穆師妹的昆山弟子,此時眼里滿含復雜、驚訝和厭惡。

  修士大多數都是不服就干的生物,比起戕害同門,這種私下里玩的讓人防不勝防的陰謀詭計,明顯更讓人厭惡。

  尤其是剛剛哭得這么柔弱可憐,竟然還讓人一下子就信了。

  “這明顯就不是第一次了吧?”

  “那真人呢?”昆山師姐皺眉,“玉清真人不至于看不出來。”

  怪不得剛才玉清真人急著攔住素霓仙子查探神識原來是為了替他這徒弟遮掩。

  “我……我沒有……我不知道。”穆笑笑六神無主地搖頭哭道,“我當時記不清了……”

  蕭博揚嗓音干澀,看著這自己的心上人沉默了一會兒:“就算記不清,那也不能順水推舟就推給喬晚。”

  “意圖戕害同門,帶回戒律堂再作詢問。””馬懷真嗓音陡然轉厲,陰惻惻地甩出了兩道靈絲,一道將穆笑笑五花大綁,直接丟到了周衍面前。

  另一道則直接把蕭綏給捆了個結實,一并丟到了穆笑笑身邊。

  蕭綏面色大變:“馬懷真!你當我是誰?!”

  還沒說完,男人淡淡地曲指,在虛空中輕輕一抓,這靈絲宛如加了千斤之重,把蕭綏給砸進了土里。

  男人嗓音淡淡道:“蕭家小公子,我是昆山問世堂的堂主,你插手我宗門事務,如今又企圖戕害我宗門弟子,就算老家主在場,你說我當不當綁得?”

  一聽馬懷真搬出老家主,畢竟年輕還沒經驗,蕭綏立刻就慌了。

  這靈絲薄如蟬翼,還泛著點兒冷光,但卻如同泰山壓頂,生生地把穆笑笑壓趴在地,不能動彈。

  少女惶急地抬起眼,沒了之前半分的嬌軟可人,只看向周衍,慌亂地哭叫道:“師……師父!師父救我!”

  周衍面色遽變,腳步微動。

  卻被一道森冷的目光攔住:“事到如今,真人還要護著你那小徒弟嗎?”

  眼看周衍僵在原地,穆笑笑又淚流滿面地去看一直沒開口的病弱青年:“大……大師兄!”

  但觸及到男人寒火般幽深冷寒的目光之后,還沒說出口的話卡在了嗓子眼里。

  師父在看她,大師兄在看她,蕭博揚也在看她,所有人都在看她……

  那些昆山弟子的目光就像在看一個垃圾。

  甚至蕭博揚看她的目光,也像是之前從沒認識過她一樣。

  目光一瞥,卻突然瞥見了靜靜站在遠處的少年,少年容貌明艷,垂著眼看著這一場鬧劇。

  穆笑笑愣住了。

  裴……裴師弟……

  她幻境里的噩夢,成真了……

  一步行錯,滿盤皆輸。

  “堂主。”就在四周議論紛紛的時候,周衍忽然出聲,目光掃過被壓趴在地上的穆笑笑,神情疲憊。

  “笑笑神識畢竟確實被人動了手腳。又受這幻境影響,神思不清,一時半會誤解了晚兒也算人之常情。”

  “念在她年少懵懂,被有心人利用的情況下,請堂主允許我叫笑笑帶回山上,好生詢問管教,等養好了傷,再行遣送到戒律堂查明真相也不遲。”

  話音一落其他昆山弟子都變了臉色。

  這是真的下定決心要保穆笑笑了。

  先替穆笑笑遮掩不說,如今真相大白了還要保住穆笑笑,就算之前有點兒看不上喬晚的,這個時候也忍不住替喬晚罵了一句。

  這做師父的,真是偏心到海里去了。

  馬懷真冷笑:“年少懵懂,神思不清?我看她陷害自己同門師妹的時候,腦子倒清楚得很!!”

  這幾個字,如同驚雷當頭劈下,其他昆山弟子看著趴在地上,哭得梨花帶雨的穆笑笑眼里更添一絲厭惡。

  “我是問世堂堂主,既然坐上了這位子,就不敢徇私。還請真人不要插手我們問世堂和戒律堂的事。”馬懷真沉聲吩咐周圍的暗部弟子,一揮手:“帶走。”

  問世堂負責抓人,戒律堂負責審判,這是昆山眾所皆知。

  馬懷真看樣子是完全沒再打算顧忌周衍的面子。

  眼看著穆笑笑和蕭綏被人帶走,這一切發生得太快,剩下來一干人等還有點如墜夢里。回過神來之后才猛地意識到,喬晚呢?剛剛怎么沒看見喬晚出來?

  帳篷里,喬晚沉默地坐在地上,靠著帳篷休息。

  因為她和陸辭仙神識共通,剛剛一眼,來福就認出了她,不過她這個時候,明顯沒辦法和來福相認。

  就在這時,門簾突然又被人從里面打起。

  馬懷真轉動輪椅,停在了她面前。

  “你師姐被帶走你不高興?”

  喬晚:“前輩。”

  “沒什么可高興的。”閉著眼睛,喬晚低聲道。

  這事兒沒什么值得她高興的。

  馬懷真靜靜地看了她一眼,體貼地沒再打擾她,調轉輪椅離開了。

  正如剛剛她對馬懷真說的,把心眼用在這上面沒什么值得高興的。

  或許是之前為了叫人神識損耗太大,沒一會兒的功夫,喬晚就睡著了。

  不過夢里很不安穩,神思恍恍惚惚,時夢時醒。

  一會兒是夢到了當初周衍帶她上山,一會兒夢到了當初的行刑臺,一會兒又夢見了大師兄。

  或許在她心里,她其實很羨慕穆笑笑。

  模模糊糊間,面前好像出現了道高大挺拔的身影,青衣落拓,烏發攏了個松松垮垮的低馬尾,垂在了腦后,男人蹲下身,寬大溫厚的手掌輕輕落在了她發頂,目光透過單片眼鏡細細地端詳著她,眼鏡上的白金鏈子溫順地垂落在肩頭。

  男人好像嘆了口氣,嗓音溫醇中透著些無奈和寵溺,薄唇一張一合,好像在說著些什么。

  “晚兒……乖……”

  好溫暖……

  大掌反復而有耐心地撫摸著她的發頂。

  好溫暖……

  在這安撫之下,喬晚終于疲倦地沉沉睡去。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