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總裁的新婚罪妻 > 第46章 一個玩具罷了
  第46章 一個玩具罷了

  溫嵐在樓下的保姆車里發泄夠了,這才瞧見陸晉淵從陸氏集團走了出來。

  她想了想,走過去,裝作碰巧路過的模樣,驚訝道,“陸先生?”

  陸晉淵被人擋住了去路,正有些不耐煩,看到是溫嵐,就更加不悅,“有什么事嗎?”

  “陸先生,聽說我姐姐在你這里工作,也不知道她能不能做好,要不然,讓我給她安排一個其他工作吧,一家人總是更加親近一點的,要不然,我總是擔心她過得好不好。”

  溫嵐的聲音很是輕柔,表情帶著幾分擔憂,一張美麗動人的面孔,因為這樣略帶哀求的神情顯得分外楚楚動人。

  陸晉淵看她一眼,卻并未有何觸動,反而,覺得有些奇怪。

  如果溫嵐真的關心溫寧的死活,應該早早給她安排好工作,而他記得她上一份工作似乎還是那個白易安給找的。

  陸晉淵一向不喜歡只會嘴上說說的人。

  “如果你真有這種想法,自己去和她說,不要來找我。”

  陸晉淵冷淡地回了一句,便看也不看溫嵐那張楚楚可憐的臉,想要離開。

  溫嵐見他完全無視自己,心底不甘極了,連忙幾步跟了過去,“陸先生會不會是因為姐姐開車撞了你,才把她留在身邊,想報復她?她雖然有錯,但是也已經受到了懲罰,我真的不忍心看到她再受苦了。”

  不忍心么……

  陸晉淵何等聰明,又怎么會聽不出溫嵐這番話表面是在關心,實際上卻又再一次提醒了他,溫寧才是害他昏迷三年的罪魁禍首,她說這話,分明是想激怒他才對。

  他停下腳步,看了一眼跟在他身后的溫嵐,女人畫著精致的妝容,舉手投足間優雅得體,明明在哪里都是一道美麗的風景線,卻偏偏讓他感覺到了幾分讓人厭惡的虛偽。

  溫嵐感覺到男人漆黑深邃的眼眸停在她身上,就像是一汪深水,深沉不可見底,神秘,又帶著讓人沉淪的魔力。

  不知不覺間,她竟然臉紅了。

  “陸先生……”下意識的,溫嵐柔著聲音,一副小女人害羞的模樣低下了頭。

  “我突然覺得,或許以前我知道的一些事情,并不是真相,比如……溫家善良大方的二小姐溫嵐,可不是她表現出來那么單純善良。”

  陸晉淵瞥了一眼溫嵐那含羞帶怯的表情,唇角多了一抹不屑,隨即,一步繞開她,徑直走向了停在不遠處的車子。

  溫嵐本以為陸晉淵看著她,是對她產生了興趣,可沒想到聽到的卻是這樣一番話,整個人身體都抖了一下,隨即,才陰沉著一張臉回到了車上。

  “該死的陸晉淵,竟然這樣對我!”

  溫嵐早已經習慣于被男人捧在手心,眾星拱月的優越感,陸晉淵還是第一個這樣對她一再無視還不屑一顧的人。

  “媽,他好像真的有些懷疑我了,怎么辦,我不能被發現,溫寧那個賤人不能再留在陸晉淵身邊,我有種預感,她一定會壞我的事的。”

  溫嵐越想越著急,整個人都快哭出來了,張雅琳看了一眼她引以為傲的女兒,“放心,媽就是豁出去也一定不會讓那個野種毀了你,她只能做你腳下的墊腳石。”

  ……

  回到溫家,張雅琳委委屈屈的將溫嵐被攪和黃了代言的事情說了出來,句句都將矛頭指向了溫寧。

  溫寧正在公司工作著,現在她的心情是相當不錯,溫嵐的代言吹了,她想必短時間內不敢再過來碰釘子。

  這時,溫啟墨的電話打了過來。

  “什么事?”溫寧語氣分外冷淡,想想就知道,溫啟墨一定不是為了問候她,應該是來為溫嵐出頭的。

  “溫寧,你竟然這么卑鄙地報復你妹妹,你真以為你爬上陸晉淵的床就是他什么人了嗎?一個玩具罷了。”

  溫寧冷笑一聲,雖然明白溫啟墨一定說不出什么好話,可一個做父親的這樣說自己的女兒,想必也是世所罕見的。

  “是啊,那又怎么樣?你有本事去找陸晉淵,讓他改變主意,而不是對著我撒氣,小心氣壞了你自己的身體。”

  “你現在就去讓陸晉淵改變想法,讓嵐嵐繼續代言!”溫啟墨被氣得胸口一窒,怒吼著。

  “我不是一個玩具嗎?哪來那么大面子讓陸晉淵改變想法?再說了,他不讓溫嵐代言是因為她與公司的定位不符,”

  “我想,與其有時間對著我大吼大叫,你們還不如小心點維持住溫嵐的人設,不要讓人發現她那張畫皮下面有著多么丑陋的靈魂才是。”

  說完這些,溫寧便冷笑著掛斷了電話。

  溫啟墨氣得直想罵人,但卻拿溫寧無可奈何,不知何時起,這個曾經被他擺布的女兒越來越難以操控了。

  ……

  下班之后,回到家里,陸晉淵還沒有回來,溫寧難得的心情好,這好像是她從監獄出來以來,第一次徹底地打了溫嵐的臉。

  雖然說,很大程度上都是陸晉淵給面子,但終究,也是讓溫嵐疼了一下。

  想著,溫寧瞇起眼睛,正要去洗澡放松一下心情,手機又震動了一下。

  那上面是一張照片,畫面上,一個女人形容消瘦憔悴地躺在病床上,身上插滿了管子,只有一雙眼睛睜著,她的眼神里,有著無法忽視的固執和不甘。

  溫寧的手抖了一下,差點連手機都拿不穩,那上面的女人,容貌早已經憔悴不堪,可是那就是她的媽媽!

  三年前媽媽進了icu,她進了監獄,她就再也不曾見過媽媽。

  溫寧問過溫家許多次媽媽的下落,可他們都以她很好,不需要溫寧照顧,怕她去添亂等等冠冕堂皇的理由拒絕了。

  而溫寧也根本沒有那個實力在國外大海撈針式地找人,只能靜觀其變。

  “你什么意思?你想做什么?”溫寧冷靜下來,立馬打電話給張雅琳。

  這個女人不會做沒意義的事情,她一定沒打什么好主意。

  “我還以為你已經不在乎你媽了呢,這個周末到溫家來一趟,不來的話,后果你明白的。”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