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總裁的新婚罪妻 > 第68章 都是你的錯
  第68章 都是你的錯

  “是你讓陸晉淵取消對余家的投資吧?你到底給他灌了什么迷魂湯,幾個億的項目也說撤就撤,你知不知道因為這件事,余非銘和你妹妹都分手了,她現在在醫院里,身體虛弱到要打營養針,這都是你的錯。”

  溫啟墨見溫寧就是不肯過來,只能忍著怒火下了車,走過來教訓她。

  溫寧皺了皺眉,溫啟墨沒必要在這種事情上騙她,那就是說,陸晉淵真的取消了和余家的合作,這……是為了她嗎?

  想到這些,溫寧的心里有點亂,不過,她沒有表現出什么,反而抬眸看向了溫啟墨,“你覺得,我有那么大的本事嗎?”

  溫寧不太敢相信陸晉淵是為了自己才這么做,他那樣的男人,一向理性壓倒一切,平時做起事來也沒半點人情味,怎么會為了一個女人做這種決定。

  一定,還是因為余家哪里有問題。

  “肯定是余家自己有問題,才會股價大跌,然后陸家才會撤資,溫先生,你把所有責任都推到我身上,不覺得很矛盾嗎?畢竟,我是你眼里的廢物,不該存在的垃圾,一個廢物,哪來的這么大本事。”

  溫啟墨被她氣得說不出話,沉默了片刻,“你妹妹被這件事打擊的很嚴重,你好歹也是她姐姐,就不能……”

  “不能。”溫寧連聽完這些話的耐心都沒有,這是說服不了她,只能打感情牌的節奏?

  可是,她和溫嵐之間哪來的什么姐妹感情,溫嵐見不得她過得好,她也一樣,那朵白蓮花混得越是凄慘,她就越是開心。

  “好,好,你連你妹妹也不在乎,那,是不是你連你媽媽也不在乎了?”溫啟墨見溫寧一副軟硬不吃的模樣,只能使出了殺手锏。

  他說完,溫寧用一種極為鄙夷的目光看著他,就像在看一堆讓人惡心的垃圾一樣,那種眼神,讓他心虛。

  用媽媽威脅她一次兩次不夠,她怎么會有這種父親?

  “我已經知道媽媽現在在M國的療養院了,找到她,只是時間問題。”溫寧盯著溫啟墨,不敢錯過絲毫他的反應。

  果不其然,剛剛還自信滿滿的男人眼睛閃爍了片刻。

  她這才確定,媽媽的確是在M國。

  當初張雅琳發過來的照片,上面一些細節她拜托白易安查過,雖然沒能查出來具體的位置,但是大概在哪個國家倒是查了出來,定位在是M國的某個州。

  唯一的問題,是白易安在M國也沒有多大的勢力,想大海撈針一個個地方去找基本是不可能的。

  “你覺得我現在是應該去求陸晉淵幫忙找媽媽的下落,永遠擺脫你的控制,還是應該按照你說的做,繼續忍氣吞聲?”

  溫啟墨沒想到她竟然還有這個本事,遲疑了一會兒,眼中閃過一絲狠戾,“你覺得我真不敢對她怎么樣?”

  溫寧的心顫抖了一下,心里為媽媽不值,卻還是咬著牙,“如果你敢對媽媽下手,那我也一定毀了溫家,讓你嘗嘗比那痛苦千倍百倍的滋味,你覺得我有沒有這個本事?”

  現在,溫寧已經明白,如果因為媽媽一再對溫家的人退讓,只是在害她。

  他們這些人的行為會一次比一次過分,萬一哪天溫寧真的沒有威脅,說不定就不會再管媽媽這個棋子了。

  所以,她不能再坐以待斃,必須主動出擊。

  “……”溫啟墨沉默了,如果是曾經一無所有的溫寧,那他大可以當她信口雌黃,不予理會。

  可現在,她身后有陸晉淵,如果真的報復溫家,那不過是陸氏集團動動手指的事情。

  溫啟墨是經歷過苦日子的,這樣的人,往往會更加貪戀現在擁有的榮華富貴,因為以前苦怕了,所以,害怕失去,他不敢拿溫家冒險。

  “溫寧,你真讓我失望。”無力地丟下了這么一句,溫啟墨轉身上了車。

  溫寧看著他離開,冷冷一笑,失望?

  只是因為她拒絕他無理的要求就失望,那他們一次次想要毀了她的時候,又算是什么?

  還真是嚴已律人,寬以待己。

  ……

  城郊,一處風景優美的高爾夫球場。

  陸老爺子緩緩地走著,陸晉淵跟在他身后,不急不慢。

  今天下午,老爺子突然打電話過來,說是有事找他,陸晉淵來了,他卻什么也不說,只是在這里帶著陸晉淵到處散步。

  現在,已經是傍晚了,晚霞把天邊的云彩染成了一片血紅色,美麗卻讓人有幾分惆悵。

  老爺子看著那燦爛無比的晚霞,終于開了口,“晉淵,余家的投資,怎么回事?”

  陸晉淵心里一沉,果然這件事瞞不過他老人家,于是,按照本來就想好的理由,“前一段時間,我又重新啟動了對余家的各項審查活動,發現他們的經營方式落后,雖然現在還有一定的實力,但并不是長久之計。”

  “是這樣嗎?”老爺子轉頭,犀利的眼神看著他。

  在這樣睿智的眸光下,很難掩飾什么。

  “是。”陸晉淵面無表情地回答。

  “真的是,那就好。”陸老爺子看著面前挺拔高大的孫子,心里說不出是什么滋味。

  雖然,陸晉淵說的的確是實情,但陸老爺子以他多年來強烈的直覺,總覺得沒那么簡單。

  而他最不希望看到的,是陸晉淵為了一個女人做出這種決定。

  一個男人萬一被感情左右,那終究難成大事。

  更何況,那個女人還是溫寧。

  “你最近和溫寧相處的怎么樣?”陸老爺子也沒有再繼續追問這件事,話鋒一轉,提到了溫寧。

  “還好。”

  陸晉淵想了想,沒說什么,只是想來,短短幾個月的時間,他們之間已經不似最開始那般劍拔弩張了。

  一開始,陸晉淵只覺得她是個罪犯,不擇手段的壞女人,但接觸下來,曾經以為永遠不會改變的壞印象竟然慢慢淡化了。

  他已經找不到當初對她那種深入骨髓的厭惡和憎恨感。

  老爺子看著他那平靜的眼神,心里也有數了。

  若是以前,陸晉淵一定會說他討厭溫寧,他也應該討厭她才對,畢竟是那個女人害得他在床上睡了整整三年。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