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總裁的新婚罪妻 > 第100章 一定要追到溫寧
  第100章 一定要追到溫寧

  陸晉淵靠在窗邊,目光落在窗外,男人安靜的模樣,像是一尊精雕細琢的雕塑,完美的不太真實。

  “你怎么來了?”溫寧拍了拍胸口,剛剛見到人影,她嚇了一跳。

  她還以為是家里進了小偷,雖然,她的所有東西加起來都沒有這個房子值錢。

  “來看看你究竟去干嘛了。”陸晉淵想著他剛剛看到的一幕,送溫寧回來的是個男人,還是個他沒見過的男人。

  對于陸晉淵這種理直氣壯查崗的行為,溫寧不可理解,但是也難以反抗。

  她簡直搞不懂陸晉淵想干嘛,再怎么算,他們也都是前夫妻關系,他總是來管她那么多做什么?

  “那是你新找的男人?”陸晉淵見她臉上不耐煩,語氣也不怎么友善。

  溫寧原來不錯的心情,一下被他撩起了火氣,“我都說了,我去同事家里吃飯,他們說讓我自己打車回來不禮貌,就讓她哥哥送我回來,愛信不信。”

  她都懷疑自己在陸晉淵心里是個什么形象,只要看到她和一個男人在一起,他就自然而然地認為她和別人有一腿。

  她溫寧才不是那么隨隨便便的女人。

  看到溫寧一口氣說完這一長段話,臉都憋得通紅的模樣,陸晉淵本來緊繃的神情放松了一些,“我還在想,你的眼光怎么也不至于差到那個地步。”

  溫寧聽到他的話,只覺得陸晉淵真是沒救了,翻了個白眼,走到冰箱那邊準備拿水果吃。

  陸晉淵這才又幽幽地開口,“哪個同事?”

  溫寧差點把吃到嘴里的草莓咳出來,“劉夢雪啊,就是你讓安辰特意招進來那個。”

  聽到這個名字,陸晉淵臉色不太好看。

  這個劉夢雪,在公司里不好好工作,消極偷懶,如果,不是看在她算是對他有恩,他當時又的確給了她一個承諾,陸晉淵肯定早把她開除了。

  只是沒想到她竟然和溫寧相處的還不錯。

  “你看到她,不覺得哪里奇怪?”

  上次,溫寧不是看到她跑過來給他獻殷勤了嗎?這樣,還是可以做朋友,溫寧心里就一點嫉妒都沒有?

  “還好吧。”溫寧搖了搖頭,對于劉夢雪,她只是把她當做一個需要幫助的小孩而已。

  陸晉淵意識到她腦子里根本沒有把那次的事情當回事,心情突然就不好了。

  看了一眼正在開心地吃著水果,甚至沒有看他一眼的溫寧,沒好氣地走了出去,“就知道吃。”

  說完,就離開了。

  溫寧莫名其妙的看著他離開,她吃個東西怎么又惹到他了,她自己花錢買的。

  難道,他不想她和劉夢雪走得太近,因為怕她多嘴多舌說出他們以前結過婚的事情,破壞了他們之間的感情?

  想了想,溫寧竟然覺得很有可能,畢竟,這個劉夢雪是陸晉淵親自破例招來的,而且,還敢在公司和他親近,沒有點貓膩,怎么有這么大的膽子?

  想著想著,溫寧也沒胃口了,把手里的水果往桌子上一扔,開始聽胎教音樂。

  ……

  劉元濤回到家,情緒不高,劉夢雪見狀,連忙問發生了什么。

  得知溫寧是住在那種高檔小區,劉夢雪的心里更酸,這樣的話,就必須讓劉元濤趕緊把溫寧弄到手才行。

  “其實,她是隱形的富二代,你沒看她長得和那個明星溫嵐有點像,而且也姓溫嗎?她就是溫家的女兒,如果你能娶到她,以后一定是一路坦途。”

  劉夢雪隨意的謊言,竟然說中了真相,甚至,為了鼓勵劉元濤,她還忍痛把陸晉淵給她的那筆錢拿出了一些,“哥,追女生需要花錢,我幫你,只要你追到她,不愁收不回投資。”

  ……

  周一。

  一上班,溫寧正要上樓,門衛突然給了她一束鮮花。

  溫寧有些懵,看著那束花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倒是一起上班的同事見到了,起哄,“哎呀,你這是有情況啊!”

  “是誰啊?長什么樣子,你這也太神秘了吧?”

  溫寧臉有些紅,她習慣了在公司低調默默無聞的狀態,突然被這樣關注,感覺整個人都不好了。

  捧著那束花上了頂樓,溫寧趕緊打開那上面附著的卡片,她現在這個情況,肚子里還有不知道是誰的孩子,怎么可能和誰談戀愛?

  所以,還是讓他省點錢,不要白費心思才好。

  陸晉淵一上頂樓,就瞧見了正抱著一束玫瑰花,低頭看著賀卡的溫寧。

  那束花很大,溫寧半個身子都埋在了里面,濃艷的花中小半張白皙如玉的小臉露出來,更顯素凈,登時讓人想到一個詞“人比花嬌”。

  只不過,陸晉淵卻沒有什么欣賞美景的心情,沉著臉色走過去,看了一眼那束艷麗的紅玫瑰,“真丑,什么年代了,還送這種東西?”

  溫寧抬起頭,看到陸晉淵冷漠的表情,“又不是送你的。”

  好歹也是人家一番心意,就算不喜歡,也沒必要這么說。

  “在我的樓層放著,礙了我的眼,怎么,不能說?”

  陸晉淵見她竟然還敢頂嘴,語氣更不客氣。

  見溫寧說不出話來,男人冷哼一聲,“馬上把它處理掉,不要再讓我看到。”

  “這,沒必要吧?”溫寧看了看那張卡片,上面沒有署名,只寫了一句表白——“我對你一見鐘情。”

  畢竟也是第一次收到別人送的花,溫寧有些不好意思就這么扔了。

  “有沒有必要,我說了算。要是再看到這束花,我親自扔。”

  不扔,留著讓她睹物思人?

  陸晉淵說完就離開了,溫寧無奈,但是,她也反抗不了陸晉淵的命令,于是,只能把花拆開,一部分送給了同事,一部分插到了公司衛生間的花瓶里。

  陸晉淵在辦公室里見到她那委屈的樣子,心里不爽極了。

  一束花而已,至于這樣嗎?

  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安辰,吩咐了幾句。

  不一會兒,溫寧就收到了一份比剛剛那束花還大很多很多的巨型花束。

  甚至,一個人都弄不過來,是兩個人搬上來的。

  溫寧徹底驚呆,打開一看,999支香水百合拼成了一個完美的愛心形狀。

  陸晉淵看著溫寧那目瞪口呆的模樣,唇角勾起笑容。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