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總裁的新婚罪妻 > 第154章 心疼地無以復加
  第154章 心疼地無以復加

  慕嫣然?

  這個名字倒是完全出乎了陸晉淵的猜測。

  他認識的慕嫣然,一向優雅自持,對她來說,維持禮儀就像是一種本能,他怎么也難以想象她和溫寧動手的畫面。

  溫寧說完,看到陸晉淵那沉思的模樣,男人沒有立馬說些什么,反而,一直在思考。

  或許,他根本就沒有想象中那么相信她,畢竟,慕嫣然才是他相處了十幾年的青梅竹馬,更是他曾經的愛人。

  溫寧感覺像是被人從頭到腳潑了一盆冷水,她剛剛竟然還有那么一瞬間,以為陸晉淵會幫自己出氣。

  沒想到,還是太過不自量力地錯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位置。

  陸晉淵沉默了片刻,看來,他的確有必要再找一次慕嫣然讓她不要再做這種毫無意義的事情。

  想著,陸晉淵又抬起頭,“我給你上藥。”

  溫寧聽到他這樣說,只覺得陸晉淵是在轉移話題,心里說不出的別扭,讓她推了一把男人的胸膛,“不用了,我自己來就好。”

  果然,比起她,陸晉淵還是更相信慕嫣然,也對,那樣看起來高高在上像是公主一樣的女人,怎么會和她這樣雜草一樣的人計較?

  陸晉淵和她,從來就不是一個世界的,慕嫣然才是那個有資格站在他身邊的女人。

  “別鬧了,我幫你上藥。”陸晉淵看著溫寧那別扭的模樣,很是強硬地把她手里的藥膏搶了過來。

  剛要把溫寧的衣服拉開一點上藥,她卻突然瞪了他一眼,“你這樣不好,我也是需要隱私的,再說了,要是被她知道了,說不定又找過來鬧了。”

  溫寧話音剛落,男人便低低的笑了出來,“你是在吃醋?”

  他倒是一下明白了溫寧剛剛在委屈什么,這女人,心思還挺多的。

  “呵呵,你想多了,我只是……不想給自己添麻煩罷了。”

  溫寧話已經說出口,后悔也晚了,她的確心里不舒服,卻不想在陸晉淵面前表現出來。

  她不想讓人覺得她自作多情。

  “這件事我會處理,過一段時間,她應該就會出國,不會再來煩你的。”

  溫寧聽著陸晉淵的話,心里的不爽沒有減少,倒是多了幾分不忿。

  原來,是要等到慕嫣然離開以后才能讓她安安心心地過日子,陸晉淵對那個人果然還是特別的吧?

  “跟我沒關系,我只希望她這個大家閨秀不要和我這種人計較了,掉價。”

  聽到溫寧帶著幾分自暴自棄意思的話,陸晉淵眼中的笑意冷了,突然把她一直躲避的臉扭了過來,對著自己。

  “你真的這么想?”

  “不是真的,還是假的?”

  溫寧賭氣的說著。

  “以后,不要用這種女人來形容自己。”

  陸晉淵抿緊了嘴唇,眸中閃過一絲深暗的光芒。

  不知道為什么,聽到溫寧這么說,他心里很疼。

  她并沒有做錯什么,不應該把自己放在比其他人低一等的位置上。

  “……”溫寧沒想到他會這樣說,一直以來,她都只覺得陸晉淵并沒有瞧得起她,即便兩個人發生了關系,或許,也只是他看上了她的身體。

  沒想到,一向高傲的男人會這樣說。

  看著溫寧那錯愕的神情,陸晉淵心里那種難受愈發濃郁,“放心,我會很快還你一個清白,所以……記住我說的話!”

  男人的目光里,沒有絲毫玩笑或者敷衍,直直地撞進了溫寧的心里。

  從監獄出來,被幾乎所有人帶著有色眼鏡看,溫寧其實很缺乏自信和安全感,陸晉淵的話,說進了她的心里,就像是給久旱的沙漠下了一場雨那般。

  “我……知道了。”

  溫寧應下了,陸晉淵這才滿意地放開手,在她濕潤的嘴唇上親了一下,“真聽話。”

  溫寧被他這樣溫柔地動作迷惑,沒有掙扎。

  只是陸晉淵輕輕啄了一下,隨即,便繼續剛剛還未完成的工作。

  “把衣服弄開,上藥。”

  陸晉淵還惦記著這事兒,那樣干凈白皙的肌膚,如果留下了難看的疤痕,會多不和諧?

  “不用了……”溫寧又別扭起來,陸晉淵的視線,讓她整個人都恨不得用被子把身體蒙起來。

  “你身上,還有哪里是我沒看過的?”陸晉淵看著她那像是鴕鳥一樣想要躲避的動作,挑眉,語氣里帶了幾分戲謔。

  他們之間,什么都做過了,還有什么可放不開的?

  “你!”溫寧被他這么一說,又羞又氣,也不知道該怎么反駁。

  陸晉淵倒也沒有一直逗弄她,輕輕地打開了兩顆扣子,手指上擠了一些清涼的藥膏,小心翼翼地涂了上去。

  “疼?”

  陸晉淵已經把動作放得十分輕柔,但卻依舊怕弄痛了溫寧。

  “沒事。”溫寧并沒有覺得痛,只是被男人觸碰過的地方像是被羽毛掃過,癢癢的,那種癢意甚至傳達到了她心里。

  陸晉淵這才放心地動作起來,很快,他便將藥涂好,滿意地看著自己的勞動成果。

  溫寧趕緊把衣服拉上了,不然被男人這樣看著,終究怪怪的。

  “腿上的,上藥了嗎?”

  陸晉淵倒還記得溫寧除了這一處,還有其他的傷口,那是她為了保持清醒自己留下的抓痕,看起來比這個還觸目驚心。

  溫寧自己都已經忘了,“不用了,腿上的應該已經愈合了。”

  她不怎么在意的要從陸晉淵身上下來,卻被男人不快地握住了肩膀,“你還是個女人嗎?受傷了,自己這么不在意?”

  “習慣了。”溫寧輕描淡寫地說著。

  她是真的習慣了,在監獄里,那些人恨不得把她折磨死,這種只是被抓傷甚至沒有流血的傷口又算得了什么呢?

  溫寧不自覺地摸了摸自己的后腦,被濃密長發遮掩著的位置,有一道長長的傷口,那是她不小心把熱水灑在了一個窮兇極惡女人身上以后,被她按著撞在墻上留下的。

  陸晉淵看著她下意識的動作,看著她眼睛突然暗了,突然心疼地無以復加。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