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總裁的新婚罪妻 > 第183章 求救信
  第183章 求救信

  溫寧想了想,點點頭,“好吧。”

  她在房間里憋著,也實在是太無趣了,出去轉轉,或許還能找到逃跑的機會,雖然希望渺茫,但也應該試試。

  溫寧先是給自己上了藥,又換上了一身稍微厚些的衣服,這才在女仆的陪伴下走了出去。

  陸晉淵的這處房產,雖然地段偏遠了一些,但是環境卻是無可挑剔的,不光是別墅內部寬敞大氣,外面的花園也是占地面積不小,各式各樣的花都種植著,現在開了不少,看起來很是美麗。

  雖然溫寧沒有什么心思去欣賞,不過,適當的運動對腹中的孩子有益,她便四處的溜達著。

  而白新羽聽到花園里傳來了人說話的聲音,聚精會神地盯緊了,不一會兒,那兩道人影出現在他眼前,讓他握緊了手中的方向盤。

  竟然,真的是溫寧?

  白新羽的怒氣突然躥升起來。

  剛剛陸晉淵在醫院,他旁敲側擊,還以為他總算覺醒,將溫寧趕走了,沒想到,竟然在這種地方把這個女人藏了起來。

  他難道還要一邊金屋藏嬌,一邊和慕嫣然重修舊好不成?

  想到這種可能,白新羽恨不得現在就沖進去,揪著溫寧問問她要不要臉,一個女人,他給的錢不要,就非得插足人家做小三不可?

  她還要不要臉了?

  溫寧對于外界的視線有些敏感,尤其,白新羽的眼神很不善意,她下意識的看了過去,才發現那里多了一輛車,只是被茂密的植物遮擋住大半,看不太真切,不仔細瞧是無法察覺的。

  是誰?

  溫寧忍不住想,這里位置這么偏,就如同陸晉淵所說,如果沒有人帶著她,她就是插上翅膀也難以逃出去,畢竟,她現在懷著孕,總不可能走著回到市中心有人有車的地方。

  思索了片刻,溫寧裝作沒看到那輛車,“我還是有點冷,回去換件衣服再來吧。”

  女仆不敢耽誤,連忙帶著她又回去了,溫寧把她趕出房間,從錢包里拿出來一張紙幣,在上面寫了幾行字,塞進了口袋。

  雖然,她看那輛車是豪車,但是,或許那個人看到錢會好奇呢?

  溫寧想著,把幾張百元大鈔揣進兜里,若無其事地又走了出去。

  “要不,我們明天再出去吧。”女仆怕溫寧累著了,再傷了她肚子里的孩子,或者是著涼感冒了,那責任可就大了。

  “不,沒事,我再走走。”

  溫寧怎么可能放過這么個好機會,連忙搖頭,見她堅持,女仆也沒有辦法,帶著她又下去。

  溫寧走過去,發現那輛車還在,松了口氣,把手里的東西丟在了一個角落,“啊,我東西不見了,好像落在那邊了。”

  說完,趁著女仆過去尋找的空當,把那幾張疊好的錢扔了出去。

  白新羽本來還不知道她想干什么,看到那幾張粉色的鈔票被扔出來,心中有了好奇,這是在向他傳達什么消息?

  溫寧見目的達到了,又在別處溜達了一會兒,這才趕緊回到了房間。

  不知道她的想法會不會成功,如果那個人怕事,恐怕是不會趟這趟渾水的。

  溫寧皺著眉,她在錢上面寫了她被囚禁的事情,還有,希望撿到這些錢的人可以打電話給賀子安,讓他幫忙想辦法救自己出去。

  ……

  白新羽在確定不會被人發現以后,撿起了那些鈔票,打開一看,上面寫了幾行字,而內容,卻讓他不知道說什么好。

  她被囚禁?

  這女人難道并不想留在陸晉淵身邊,反而,陸晉淵才是那個勉強的人?

  白新羽覺得這哪里不對勁,但是,也沒有再耽擱,心事重重地回到了醫院。

  慕嫣然已經準備好出院,在葉婉靜的保證下,她的心結消散了不少,并且,陸家提出邀請她去陸家小住一段時日,她自然不會拒絕。

  白新羽回來,她一臉喜悅的把這件事告訴了他,但男人卻只是敷衍地笑了笑,心中依舊想著溫寧的事情。

  萬一,陸晉淵一邊和溫寧藕斷絲連,一邊欺騙慕嫣然,那他是絕不會同意的。

  慕嫣然值得最好的,他決不允許她受一點點委屈。

  “怎么了?”

  “嫣然,伯母今天來,有沒有說溫寧那女人怎么樣了?”

  慕嫣然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她說溫寧已經被晉淵趕走了,不會再回來。怎么了,難道,她還不肯走?”

  白新羽搖了搖頭,“不,我只是擔心她回來打擾你的生活。”

  “新羽,那你幫幫我,不要讓她再出現,好不好?”

  慕嫣然想到今天陸晉淵睡夢中依舊叫著溫寧的名字,心中有些慌亂。

  她不想這么一個危險因素始終存在,威脅她和陸晉淵的感情。

  “我會幫你的。”

  白新羽輕輕撫摸著慕嫣然柔順的長發,為了她,不管做什么,自己都心甘情愿。

  ……

  白新羽很快聯系了賀子安,對于賀子安其人,他并不怎么了解,但現在溫寧是在陸晉淵手里,他若是出面,恐怕兩個人的關系就到此為止了。

  所以,他只能找到賀子安,由他來做這件事,最好。

  賀子安接到白新羽的電話,還有些疑惑,他對陸晉淵那些朋友了解的不算少,以前都調查過,這個人,不像是回來主動結交的性格。

  “賀先生,你好,我們以前并不怎么熟悉,不過,我這次是想告訴你溫寧的下落。”

  白新羽也不廢話,開門見山地說了溫寧的事情。

  賀子安立馬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她的下落?”

  這幾天,賀子安發動了手下的人四處尋找著溫寧的下落,可是,陸晉淵卻將她的行蹤隱蔽地極好。

  賀子安曾經派人過去跟蹤,也被發現,賀子安擔心這樣下去會惹怒陸晉淵,讓他對溫寧不利,也不敢做的太過。

  如今,倒是陸晉淵的朋友主動找上門來,說知道溫寧的消息?

  這,會不會是一個陷阱?

  “但,我憑什么相信你?”

  賀子安小心極了,誰知道這是不是陸晉淵設的局。

  “不信的話,我們見面,我有她親手寫的求救信,你看了就知道了。”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