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總裁的新婚罪妻 > 第189章 不是一路人
  第189章 不是一路人

  陸晉淵上了樓,推開門,溫寧正在一邊梳頭發,一邊思索著賀子安的計劃,聽到動靜回頭,看到是陸晉淵,眼中一抹慌亂一閃而過。

  溫寧很快掩飾住,擠出一絲笑容,“你怎么來了?”

  陸晉淵看著她不自然的神情,瞇起眼睛,“想來就來了,你看到我……很不高興?”

  溫寧沒說什么,她就算不高興,難道這男人就會不來了?

  “沒有,怎么會。”

  溫寧淡淡地說著,反正,離開也就是這幾天的事情,她突然也沒了和陸晉淵針鋒相對,在嘴上討便宜的想法。

  或許,他們以后都不會再見面了吧?

  “你剛剛在想什么?”陸晉淵走過來,把溫寧手中的梳子拿了過來,好奇地看了看。

  溫寧剛剛洗過澡,頭發吹干以后還有陣陣淡淡香氣散發著,她的發質很柔順,現在披散著,多了幾分慵懶惑人的女人味。

  陸晉淵忍不住摸了摸那如同絲緞般柔軟的發絲,他的動作很輕,很溫柔,像是對待什么珍愛的寶物一般,有那么一瞬間,甚至讓溫寧有些恍惚。

  只是,她很快捏緊了手指,讓自己不要再為這種短暫的溫柔而失神。

  “沒想什么,無聊,發呆。”

  溫寧把話題岔開,“你不是回家了?”

  陸晉淵想到在陸家的那些事,心煩意亂,什么也沒說,兩個人就這樣出于一種詭異的安靜中。

  “你的燒退了沒有?”

  陸晉淵想到了什么,伸出手摸了摸溫寧的額頭,已經比方才好多了,不怎么燙手,看起來是好得差不多了。

  “已經快好了。”溫寧不在意地搖搖頭,似乎生怕陸晉淵會想起來那個可怕的降溫辦法。

  陸晉淵察覺到她的身體緊張起來,低下頭,捏著溫寧的下巴,“怎么,你怕我給你做物理降溫?”

  溫寧的臉一下紅了個徹底,一想到陸晉淵說的那個辦法,她只覺得畫面太美不忍直視,輕輕地把下巴從男人手中移開,“我現在不發燒,也正常吃藥了,不需要那么做。”

  陸晉淵輕哼一聲,倒也沒有再為難溫寧,“我累了,睡吧。”

  他是真的有些疲憊,不光是工作導致的身體疲累,更重要的是,被老爺子逼婚帶來的心理壓力。

  他不想娶慕嫣然,但溫寧……

  想到這個還未處理的孩子,陸晉淵皺著眉,心情更加煩亂。

  溫寧見陸晉淵好像真的不想做什么,松了口氣,沒有再躲避,如果一味拒絕,恐怕會惹怒他,還不如適當的做點讓步。

  陸晉淵關了燈,把溫寧抱在懷里,她身上清雅的香味讓他緊繃的神經放松了下來,慢慢地,睡意襲來,男人睡了過去。

  溫寧卻始終沒有閉上眼睛,她看著月光著涼了室內,一片朦朧,身后傳來陸晉淵平穩安靜的呼吸聲。

  忍不住,有那么一瞬間的模糊,如果,他們之間能夠永遠定格在這樣的時刻,會不會也是幸福的?

  可終究,這一切只是她的一番幻想。

  溫寧轉過身,看著陸晉淵睡著的臉,男人即便是這樣毫無防備睡著的時候,面孔也依舊透著幾分凌厲和霸道,只是眉眼中沒有平時的傲氣,倒也柔和了不少。

  不由得,溫寧伸出手去摸了摸他的眉心,可能是因為陸晉淵喜歡皺眉,所以即便是睡著了,他的眉心也有著淡淡的溝壑。

  “陸晉淵……其實我……”

  溫寧垂眸,“我喜歡你,但終究,我們不是一路人。”

  溫寧甚至覺得自己有點賤,哪怕明知道陸晉淵真心愛著的人不可能是自己,哪怕只是陸晉淵平時用來消遣調劑的一個小角色,但卻還是不知不覺地淪陷了。

  淪陷在他對自己一次次的保護中,哪怕是現在,也無法完全抹去。

  只是,她也很清楚,他們之間,也就只能到這兒了,如果繼續留在陸晉淵身邊,最好的結果,恐怕也只是做一個情人,還要冒著和親生骨肉永遠分開的危險。

  溫寧雖然吃過很多苦,但因為溫啟墨找小三的行為,終究是瞧不上這種人的,她的尊嚴不允許自己成為一個游離在別人婚姻之外的第三者。

  所以,她只能離開,哪怕不舍,也只能舍。

  溫寧想著,眸中閃過一絲悲哀,或許,這就是她的命,不過,離開后她會好好照顧好他們的孩子,也算是對這一場無疾而終的婚姻的紀念。

  想著,溫寧閉上了眼睛,窩在陸晉淵懷里,并不怎么安穩的睡著了。

  第二天清晨,陽光從窗簾的縫隙擠進房間,將沉睡中的人喚醒。

  難得的,陸晉淵醒的比較早,他動了動手臂,才發現上面多了個沉甸甸的腦袋,溫寧臉貼在他的手臂上,安靜的睡著了,沒有一點戒備和抗拒,只有濃濃的依戀。

  不知不覺,男人放輕了動作,或許,是因為這樣的氛圍太過美好,也可能是因為他們已經很少有這樣安寧相對的時刻,他竟然有些不忍驚擾這一幕的心情。

  只不過,陸晉淵動了動,溫寧就醒了,作為孕婦,肚子沉甸甸的,怎么也沒法睡得格外香甜。

  張開眼睛,溫寧便對上了陸晉淵的眸子,漆黑的眸中,只有她的身影,竟然那樣蠱惑人心。

  她怔住片刻,隨即,才眨眨眼,意識到自己壓著陸晉淵的手臂,“我……睡著了睡相不好,不好意思。”

  溫寧的客氣,把陸晉淵剛剛有些心猿意馬的心思拉了回來,他起身,“沒關系。”

  幾句話之間,兩個人竟又顯得有些生疏。

  陸晉淵陪著溫寧吃過早飯后,便趕往了公司。

  溫寧在樓上看著他離開的背影,心中莫名地有些惆悵,這,應該就是最后一眼了吧……

  按照賀子安的計劃,今天晚上,她就要離開這里了,以后,可能也不會再見面。

  女仆走進房間,看到的便是溫寧看著陸晉淵的車子發呆的畫面,她忍不住搖頭,看來溫小姐也是在乎少爺的,那他們到底在折騰些什么,好好過日子,難道不好嗎?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