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總裁的新婚罪妻 > 第230章 還是做不到
  第230章 還是做不到

  孫菲兒把陸晉淵送上樓,把他扶到了床上后,去衛生間打水給他擦臉。

  “你可以走了。”陸晉淵懶得再和她糾纏,本來同意她跟過來,也只是為了……

  既然目的已經達到了,他也不想再見到她。

  “好……”孫菲兒看出陸晉淵的神情很不對,她沒有再糾纏下去,反而識相的離開了這里,只是,她離開前卻深深地看了一眼那扇緊閉的門。

  她還會再回來的,雖然以前她一點也不相信什么一見鐘情的戲碼,但是現在……她覺得自己好像已經放不下這個男人了。

  不僅僅是因為他出色的外在條件,還有他剛剛表現出來的脆弱,都讓她無法不在意。

  ……

  房間里只剩下陸晉淵一人,安靜,甚至有些死寂的氣氛,讓男人有些透不過氣。

  明明已經喝了不少酒,但是神智不光沒有模糊,反而更加清晰。

  甚至,他一抬眼,看到那張沙發,就能夠想到溫寧昨天在這兒等著他等到睡著了的模樣。

  那么的安寧,祥和,但不過一天時間,所有的一切,便都變了,就像是一場美夢醒了一樣。

  突然,男人好像記起了什么,他走過去,看著桌子上放著的一個保溫盒,平平無奇的外表,卻被他好像對待珍寶一樣珍惜的捧了起來。

  是溫寧昨天帶來的,她忘記帶走了。

  陸晉淵打開,里面的湯早已經冷了,只是還能嗅到一點淡淡地香味,里面的食材很豐富,都是他喜歡的,一看就是花費了不少心思做的。

  陸晉淵突然覺得眼睛有些酸澀,把蓋子蓋好,叫來人把里面的東西重新加熱了一遍,只是,一邊吃著,他又忍不住胡思亂想起來。

  也不知道那個女人現在回去了沒有。

  雖然,被她說不要再管她,但是,果然還是做不到全然置之不理。

  想著,陸晉淵打給了安辰,“溫寧回去了沒有?”

  安辰都已經睡著了,接到電話,這才看了看表,已經是凌晨了。

  “溫小姐?”安辰思考了一會兒,“她說她去找您了啊,難道,現在她不在你那里嗎?”

  陸晉淵一下站了起來,“什么?她還沒回家?”

  剛剛,他太過震驚,太過憤怒,竟然也沒想到叫人把她送回去,這么晚了,她一個孕婦,要怎么回去?

  “我立馬派人出去找。”安辰也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趕緊起了床。

  陸晉淵這下酒都醒了大半,連忙起身,找人去調監控,找溫寧的下落。

  ……

  溫寧獨自一個人,不知道走了多久,這里,是國外,她人生地不熟的,而且時間已經這樣晚了,根本沒看到還有什么公共交通,只有一輛輛私家車飛速地從面前掠過,沒有絲毫停留。

  溫寧自嘲的笑了,看到一個垃圾桶,她沒有絲毫猶豫走過去,把手中的報告單撕了個粉碎,扔進去。

  全程,她沒有哭,臉上甚至連一絲多余的表情都沒有。

  丟掉吧,那些不該有的想法還有執念,就像陸晉淵把她舍棄掉一樣簡單瀟灑。

  她今天,還覺得一定能等到陸晉淵,要陪他一起度過和寶寶相認的第一夜,所以讓司機回家了。

  現在想想,她還真是自信的有些好笑了。

  到現在還流落街頭,可能也算是對她的一種教訓。

  溫寧自暴自棄地走著,她也不想去打車,或者打電話叫人來接她,她只想一個人待著,找個誰也不知道的地方,放空自己。

  只是,畢竟是在外面待了那么久,本來身子也不方便,走了一段路后,溫寧便覺得疲憊,找了個長椅坐了下來,看著不遠處的路燈,她發著呆。

  陸晉淵不要她了,現在她在這個偌大的城市,就像是一個無家可歸的流浪漢,那里從來不是他的家,只是陸晉淵給她的一個遮風避雨的地方,現在,也要失去了。

  不知不覺,一陣疲憊和無力感襲來,溫寧覺得眼前有些發黑,她這才記起來,她晚飯也沒吃,本來就容易低血糖的身體,此刻有些撐不住了。

  “不行……”溫寧摸出手機,想要打電話求救,但是卻抵不過身體的陣陣難受,倒在了長椅上。

  ……

  陸晉淵一邊派人找,一邊給溫寧打著電話。

  他這才看到本來靜音的手機上,多了很多來自溫寧的電話和短信,她今天,原來是那么雀躍的想要告訴他一個什么消息,可是,卻只得到了那樣的結果。

  陸晉淵握緊了手中的手機,而溫寧那邊,一直是無人接聽的狀態。

  難道,這算是她對自己的一種報復?

  陸晉淵惱火得幾乎要砸了面前的一切,這個女人,到底有多蠢,就算要報復,難道一定要用自己的身體和生命安全來報復,簡直是笨到家了。

  只是,他還需要聯系其他人,所以,只能忍著砸手機的念頭,繼續焦灼的等待著……

  終于,安辰打電話過來,“找到了,boss。”

  安辰派人到處尋找,終于,在一個公園的長椅上找到了溫寧的下落。

  陸晉淵立馬趕到,等到了的時候,看到溫寧躺在長椅上,狼狽的就像一個無家可歸的流浪漢,他心里那些積攢的惱火一下散了,有的只是無盡的心疼。

  陸晉淵把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蓋在溫寧身上,“你怎么不把她帶到車上?就這樣看著她吹風?”

  現在的天氣雖然不冷,但晚上終究還是有些涼意,這樣沒遮蓋的睡在這兒,很容易著涼,孕婦要是感冒了,會很遭罪。

  “我……”安辰的嘴唇動了動,他倒是想過要把溫寧抱上車,不過……這么親密的動作,要是他做了,boss知道了肯定也不高興啊。

  所以,他只能叫來一群人圍著溫寧給她擋著風,而不敢輕易動手。

  陸晉淵看他一眼,這才把溫寧從車上抱了起來,“去醫院。”

  安辰如釋重負的松了口氣,正要開車,陸晉淵又突然開口,“不要去溫寧媽媽在的那間醫院。”

  安辰忍不住皺了皺眉。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