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總裁的新婚罪妻 > 第347章 被揍
  第347章 被揍

  自己五年前的生活,似乎并不快樂,也不安穩呢。

  她現在在想些什么?

  不管五年前是什么樣的,最起碼,在她的記憶力,這五年的時機,對她好,給她第二次生命的,是莫家人,是莫天宇不是么?

  莫憂,做人不能這么自私,難道因為陸晉淵的出現,你就要忽略莫家為你做的那些事了么?

  她恍然回神,陡然發覺,莫天宇已經站在了她面前。

  他溫柔的執起她的手:“莫憂,嫁給我好么?”一邊說著,一邊將戒指拿出來,拿起她的右手,竟是不等她回答,就要將戒指給她戴上去。

  人群中,陸晉淵面色陰冷,寒氣凜然,小安然小臉緊繃,兩雙眼睛死死地盯著戒指。

  陸晉淵指尖更是多了一枚細薄的刀片,手腕已經開始運足了勢,心里陰冷的想著,只要莫天宇敢把戒指碰到莫憂的手,他就直接將那家伙的手切下來,看他還怎么拿戒指,哼。

  莫憂盯著戒指,眼睜睜的看著它距離自己指頭越來越近,就快要碰到的時候,她心里狠狠一跳,手指猛地曲起,瞬間抽了回去。

  莫天宇姿勢就僵在了那個地方。

  人群里,本來所有人都以為這一對要成了的時候,誰也沒想到臨到關頭來這么一下,嘈雜的聲音都安靜了不少。

  陸晉淵瞇眼,緩緩收起了刀片。

  莫天宇絲毫不知道,自己的手指頭,剛才在鬼門關走了一趟,他現在只有滿心的憤怒和難堪。

  這個可惡的女人,當著這么多人的面,竟然還敢拒絕她?

  真是……該死,偏偏他又不能發作。

  他深吸一口氣,努力將快要勃發的怒火壓了下去:“小憂,你……”

  話還沒說完,莫憂神色有些慌亂,立刻道:“對不起天宇,我,我還沒有想好,讓我考慮考慮,我,我先走了。”

  她說完,直接大步離開了,甚至小跑了起來,好像莫天宇是什么洪水猛獸會追上來一樣,這無疑再次狠狠打了他的臉。

  人群中的父子倆頓時舒心的松了一口氣,小家伙樂呵呵的道:“我就知道,媽媽眼光怎么會這么差,看上這種家伙,哼。”

  陸晉淵心情不錯,隨意一個手勢,暗中保護莫憂的人,立刻跟了上去。

  不僅如此,他還讓手下將兒子也一起抱著跟了過去:“你媽媽今天晚上肯定心情不是很好,你去陪她一晚,我明天讓人去接你。”

  別人不知道,陸晉淵可將莫憂從頭到尾糾結的神情看在眼里,避免她胡思亂想,毫不猶豫將兒子這個開心果送過去。

  對于能跟莫憂一塊睡,陸安然小朋友表示很開心。

  至于陸晉淵,則依舊站在原地,等人群散了,便不遠不近的跟在了莫天宇的身后。

  莫天宇臉色十分陰沉,但他并沒有回去,而是去了一家很有名的夜總會,并且毫不客氣的點了幾個小姐作陪。

  他胸口一團怒火必須發泄一下,否則,他下次在看見莫憂那賤女人,不保證自己會不會失去理智掐死她。

  包廂門被打開,進來的不是小姐,而是一個侍應生打扮的人:“先生,有人讓我把這個交給你。”

  莫天宇不耐煩的拿過來一看,頓時愣住了,臉色陰晴不定,狐疑的走出去,直接去了夜總會的后門。

  他一出來,看著后面這條路上空空蕩蕩,一個人都沒有,臉色更難看了,覺得是不是有人在耍弄他。

  突然,面前眼影一閃,他還沒反應過來,嘴上不知道被貼了什么,頓時說不出話來。

  不僅如此,咔咔兩聲,他雙手瞬間脫臼,疼的他嗚嗚直叫喚,但迎接他的,只是兜頭一個黑布袋將他整個人裝了進去,然后踹了他一腳,莫天宇狼狽的趴在了地上。

  他嗚嗚著叫喚,在地上不停地掙扎扭動,因為雙手脫臼使不上力,所以,沒辦法將黑布袋拿下來,也無法將嘴上的膠帶撕下。

  黑暗中,刷刷刷出現四個身手敏捷的男子,迎面,一個高大的人影緩緩地走了過來,正是陸晉淵。

  他依舊戴著帽子,雙手插兜,看著地上跟個蟲子一樣扭動的莫天宇,嘴角勾起,眼里閃過一抹詭異的神色,隨意招招手。

  一旁靜待不動的四個男子頓時動了,猛地上前對著莫天宇就是一陣拳打腳踢。

  以他們的力氣,踢死人在正常不過,但顯然這個人還不能死,所以,幾人都控制著力道,但盡管如此,黑布袋里的莫天宇依舊想死的心都有了。

  疼,漫無邊際的疼,從全身而來。

  他眼淚鼻涕全都出來了,并且還無法叫出聲,簡直憋死人,他甚至一度以為,自己會被打死。

  伴隨著各種恐怖的猜想和一聲的疼痛,昏死了過去。

  翌日。

  晚上跟小安然嬉鬧了一夜的莫憂,心情還挺不錯,她去了公司后,心里依舊比較忐忑,時不時的看手機。

  不為別的,她現在很怕莫天宇會打電話過來,問她關于求婚事情的結果,她根本給不出任何結果。

  不管為了什么,起碼現在,她并不想答應下來,但越是這樣,她越是無法面對莫天宇,還好,手機一個上午都沒有任何動靜。

  而此時的莫天宇,醒來后就發現自己在醫院里,稍微一動,就忍不住叫了出來,渾身疼,同時,一下子想起來昨天的事。

  他昨天還以為自己會交代在那里,雖然現在劫后余生,但他依舊憤怒的想殺人,這時,病房門打開,進來的是他的助理。

  “莫總,您醒了。”

  他繃著臉,咬著牙:“我怎么會在醫院里?”

  “莫總,是夜總會的后廚發現你的,然后打電話報了警叫了救護車才把你送到醫院的,您這是得罪了什么人么?下手太狠了。”

  莫天宇心里一怒,猛地一動,然后慘叫了一聲,疼的他神經都在顫抖。

  “哎呦莫總,您千萬不要動,醫生說了,您身上的傷雖然不致命,但依舊很嚴重,光肋骨就斷了四根,身上多處軟組織挫傷,全是青紫一片的淤血堵塞,要慢慢疏通,手臂也脫臼了,這都是要靜養的。”

  莫天宇:“……”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