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總裁的新婚罪妻 > 第470章 李代桃僵
  第470章 李代桃僵

  回去以后,溫寧便認真的準備起了發言的稿子。

  不知不覺就到了時間,陸晉淵來的時候,看到溫寧正低著頭看著手中的打印紙,小聲地念叨著,似乎很緊張的樣子。

  不過,這樣為了一件事認真的模樣,倒也很有幾分別樣的魅力,都說認真的女人最美,此刻,陸晉淵深以為然。

  溫寧把稿子翻來覆去的背了幾遍,雖然說這份演講稿并不長,但是,為了能完美的展現出來,她一直在力求滾瓜爛熟。

  等到背得差不多了,抬起頭,才發現陸晉淵站在不遠處,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

  溫寧的心跳一下亂了幾拍。

  不得不說,猛地看到那么一張好看的臉對著自己做出這樣柔情似水的表情,是個人都會有那么點心動。

  “你來了怎么沒叫我?”溫寧立刻站了起來,把手上的東西收拾了一下,然后走了過去。

  陸晉淵很順手的幫她把東西接過來,“也沒等多長時間,看你背的那么認真,自然不好打擾。”

  男人的語氣里,帶了幾分淡淡的寵溺。

  溫寧聽著,身上有些不自在,臉上不由得多了些熱度,“倒是會說話。”

  陸晉淵見她臉紅了,笑了笑,“就對著你會說話,你滿意嗎?”

  溫寧這下是徹底受不了了,臉一下紅了個徹底,幾步走了出去。

  陸晉淵看著她落荒而逃的背影,忍不住搖頭,唇角的笑意卻一直未消散。

  雖然他們都錯過了五年,但某些時候,這個女人可愛的一面卻還是在,有那么一瞬間,會有種時光倒流的錯覺。

  溫寧下了樓,等了一會兒,陸晉淵也出來了,她看了一眼,是陸晉淵開車,“就我們兩個去?”

  “嗯,這次閉幕儀式沒必要搞得太隆重。”

  陸晉淵說著,湊過來給溫寧系上了安全帶,“這次的展覽會金獎是被蒂娜拿走了,我們也沒必要帶一群人去給她捧場。”

  “哦……是她么……”

  溫寧想到那個蒂娜,并沒有什么好感,不過,她竟然能拿到金獎,總覺得不太對勁。

  這次的展會,參加的都是世界各地的精英,比起設計水平,就算不能算世界級,但也絕對不低。

  這個蒂娜,如果一開始就有這么強的實力,為什么會被那個菲爾壓著出不了頭?

  這些事情,溫寧想不通,但是想了想,不過是霍頓家族的家事,她也懶得管。

  只要那些人不來招惹自己,她們鬧什么幺蛾子也和她沒什么關系。

  車子平穩地開著,很快就到了展覽會場。

  閉幕式因為還兼著頒獎的儀式,所以比起開幕式要更加盛大一些。

  陸晉淵一到,就被一群人圍住要談合作的事情。

  溫寧也不想摻和陸氏集團合作的那些事情,便也獨自走開,到處亂轉。

  但是一打眼就看到了盛裝出席的蒂娜,她手里舉著一杯香檳,正在和面前的人談笑風生,哪里還有曾經跟在菲爾身后唯唯諾諾的樣子。

  尤其她今天身上的衣服,更是華麗到了極致,火紅色的連衣裙,其間用金絲做了點綴,在燈光下泛著細碎的閃光,配上身上那些璀璨的首飾……極盡的奢華。

  溫寧看了她一眼,倒也很快收回了視線,只是,還沒來得及落座,剛剛還在和別人寒暄的蒂娜就走了過來。

  “溫小姐,你來了。”

  蒂娜微笑著走了過來,“這次的設計,承讓了。”

  溫寧頓時有些無語。

  對于自己的水平,她還是清楚的,這么多優秀的人來參加展覽,自己的設計能拿到一個銀獎就已經知足了,沒想到,蒂娜卻好像是完全沖著自己來的。

  就在溫寧想著怎么脫身時,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騷亂聲。

  “這位小姐,你沒有邀請函,不能進去!”

  “麻煩你出去!”

  溫寧看了過去,外面,幾個保鏢圍著一個看起來很是纖細瘦弱的少女,似乎想要把她趕出去。

  溫寧看了有些不忍,尤其,看到那個女孩子似乎很難過時,按捺不住好奇走了過去。

  “怎么了?”

  溫寧過去,這才看清了這個女孩的樣子。

  一張十幾歲的臉,卻已經出落得分外美麗,紅色的眼睛如同寶石一般澄澈透明,她身上穿了一身黑色的洛麗塔裙裝,配上那張純潔無瑕的臉,猛地一看,如同油畫中的美人一般。

  對于美的事物,溫寧一向是比較有好感的,尤其,看到這女孩兒一臉的倔強,讓她沒由來的想到了曾經的自己,她就走了過去,讓那些保安先離開了。

  “你怎么了?這里是需要邀請函才能進入的地方,是迷路了嗎?”

  溫寧用外語和她溝通著,那女孩聽到熟悉的語言,這才看了過來,只是,卻只是看著她不說話。

  溫寧這才發現這個女孩的雖然有一雙好看的眼睛,但是她看人的眼神卻有些奇怪。

  按理說,沒有人會這樣直勾勾地看著一個陌生人,那種眼神,她從來沒見過。

  溫寧忍不住后退了一步,這時,后面傳來了一個女人的聲音,“羅西南迪,你怎么跑到這兒來了?”

  溫寧看到來人了,也松了口氣,對那個人點點頭,示意她們可以離開。

  中年女子也明白她的意思,拉著女孩兒就要走,但是,女孩兒就像是被定住了一樣,怎么也不肯離開,她的視線,一直停在展會會場的金獎作品上。

  中年女人見她這樣固執,也有些惱火,小聲地嘀咕著,“看又有什么用?都已經是別人的東西了。”

  這句話,她們是用了法語說,恐怕是以為溫寧聽不懂。

  只是溫寧聽到,忍不住皺眉。

  她以前曾經學過一些法語,自然是聽懂了她們的話的。

  是別人的東西?

  什么意思?

  難不成剛剛蒂娜那驚艷眾人的設計,其實是出自面前這個奇怪的女孩兒之手?

  “等一下!”

  溫寧走過來,用法語攔了她們一下,“你們剛剛說的,是什么意思?”

  沒想到溫寧竟然聽到了自己說的話,中年女子嚇了一跳,也不管那么多,拉著女孩兒就往外跑。
3d走势图综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