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說,均為 全文免費在線閱讀 |收藏本站
看大書 > 冷王在上:棄妃要翻身 > 第552章 好好招待他!
  纏情之毒,其實有一種更簡便的解法。

  但是,看她這般挑燈夜戰,想來,是不愿用那種最簡便的方法……

  她果然是不喜歡她師父呢!

  看到她這么忙,蕭長安那懸著的心,突然又穩穩的放了下來。

  蘇青鸞給自己定了一個期限。

  如果這一夜,她制不出纏情的解藥,救不了師父,那么,明天,她就不會再猶豫!

  她忙活了大半夜,找出了幾種解毒之道,先用在了自己身上。

  只是,這效果,微乎其微。

  連她都治不了,更不用說師父了。

  其實她身上的纏毒,也早已解掉了,真正折騰她的,也是心癮。

  但這心癮,卻跟白清寒無關。

  她的心癮,是蕭長安。

  說起來,真是令人羞恥又激憤。

  哪怕是他如此待她,她在混沌之時,心里念念不忘的,竟還是他。

  這期間,她昏睡一陣,夢中夢著的,也依然是與他在西關時的點點滴滴,那斷腸崖頂兩人共筑的小窩,以及,那夜令人癡醉的熊熊愛火……

  好在,她的這種心癮,在發作之初,便會被胸腔中這濃烈的仇恨沖涮,雖然在她意識恍惚之際,還會來侵襲,但到底不似白清寒那般如瘋似癡,如火似荼。

  蘇青鸞連制三種藥,也連試了三次,困頓之時,閉上雙眼,夢見的,仍是那個該死的男人,不由沮喪異常。

  “嘩啦”一聲,她把所制之藥,盡數拂于案下,一腳踹開門,氣咻咻的走了出來。

  山間涼風拂面,帶走她內心的燥熱。

  她對著沉寂夜空發了會呆,又慢吞吞返回屋中。

  濃蔭之中,樹影深處,蕭長安趴在那里,默默的看著她,心里胡亂盤算著,要想個什么理由,才能不露出任何破綻,又能到法明那里,要到纏情的解藥……

  正想得出神,忽聽身后一聲冷叱:“哪來的小賊?還不快給我滾下來!”

  說話間,有一物破空而來,黑暗中似一條細小銀蛇,直直的向蕭長安襲了過來!

  “云姑姑?”蘇青鸞聽到這聲音,也是吃了一驚,忙看向那樹影深處,厲聲問:“你是什么人?”

  “是個高手!”云旖的銀鞭被一陣綿綿不盡的掌風滯住,心下微驚。

  對方內力十分深厚,其武功修為,竟然在她之上!

  “你到底是什么人?”云旖驚叫,同時,拼盡全力,將那蛇鞭一甩,總算脫離了對方的控制。

  “明王蕭長安!”蕭長安飄然落下,“云姑姑,叨擾了!”

  “蕭長安?”云旖上前一步,看清他的模樣,立時露出鄙夷憎惡之色,“深更半夜,明王殿下來我云谷,意欲何為?”

  “也沒有什么大事!”蕭長安擺手,“就是半夜睡不著,突然想起一樁很好的交易,想要跟明王妃聊一聊!請云姑姑幫忙通報一聲,可好?”

  “什么明王妃?”云旖冷哼,“明王殿下,蘇姑娘今兒寫的休書,可是拍到你腦門上的,你應該瞧得很清楚!你們兩人,早就沒有關系了!另外,誰是你的云姑姑?不要瞎叫胡叫!沒的叫人惡心!”

  蕭長安被奚落,卻也不惱,只站在那里,歪頭往蘇青鸞的屋子里瞧。

  “明王殿下!”云旖面色鐵青,“請您自重!云谷不歡迎你,請你速速離開!”

  她是那般冷厲的口氣,蕭長安卻仍是面色不改,神情淡淡。

  他好整以暇回:“云姑姑,你這話就說得不對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本王站在自己家的院子里,何罪之有?云姑姑,您是外來之賓,怎可喧賓奪主,反要本王離開?”

  “你……”云旖怒極反笑,“明王殿下,真真是個妙人兒啊!這話說得,還真是好聽呢!”

  “面對尊貴的使者大人,連父皇都要忌憚三分,又何況是本王呢?”蕭長安施施然回,“本王禮數周全些,也是應該的,云姑姑不必見外!”

  “你……”云旖磨牙,正尋思著動用武力把他驅逐出去,身后突然響起腳步聲,緊接著,蘇青鸞的聲音響起來。

  “云姑姑,出什么事了?”

  “沒事!”云旖轉身往回走。

  她知曉蕭長安曾對蘇青鸞做過的那些過份的事,下意識的不想讓她看到這個令人憎惡的男人,以免再郁悶難安,是以,一把將邁出來的蘇青鸞推了回去,順手就要關上門。

  “蘇青鸞!是我!”蕭長安對著蘇青鸞揮手。

  蘇青鸞看到他,微微一怔。

  她倒真沒想到,這個該死的男人,居然,還有膽子,來見她!

  可是,人家憑什么沒膽呢?

  人家可是元允帝最寵愛的皇子,就算她明知他對自己做了什么殘忍的事,她也說不得半句,只能忍氣吞聲,打落牙齒和血吞!

  蘇青鸞冷冷的看著他,待看清這男人的模樣,又是一聲嗤笑:“這是見鬼了嗎?”

  蕭長安低頭看看自己,也笑:“來得匆忙,勿怪!”

  說完,忙把自己穿反的兩只鞋子換了過來,又把衣服理正,腰帶系好,整理好衣衫,又去理頭發,可惜,這頭發可不如衣服好整理,素來都是由身邊人代為梳理,他自己拿手刨了刨,想在頭頂挽一個髻,挽好了,卻發現沒有發釵,便把手伸向蘇青鸞,道:“借我一支可好?”

  這話說完,兩個人俱是一怔!

  蘇青鸞呵呵笑了一聲,很快又恢復冷漠憎惡。

  蕭長安卻是如墜霧中。

  為什么這情這景,瞧起來這般熟悉?

  恍惚中,好像曾經在他身邊發生過似的……

  他對著蘇青鸞怔怔發呆,挽著發髻的手,也軟軟的垂了下來,黑發立時松散開來,如黑色瀑布,在他蒼白俊顏間流瀉。

  蘇青鸞腦子里“嗡”了一下,心頭又是一陣無可抑制的輕顫……

  這該死的纏情!

  這該死的記憶!

  為什么時隔兩年,關于他的所有事,所有的細枝末節,她還是記得如許清晰?

  或許,解除這纏情最好的方法,便是,清除自己的記憶!

  “青鸞,不要理他!”云旖拉住她,“我們回去吧!”

  “怎么能不理呢?”蘇青鸞牙齒磨得咯咯響,“這可是尊貴的明王殿下呢!星夜來訪,這更深露重的,我們可是得好好的……招待他!”
3d走势图综合版